无限小说网提供狂龙抱抱最新章节TXT免费阅读
无限小说网
无限小说网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名著 都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综合其它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校园小说 科幻小说
好看的小说 猎艳江湖 妖界游记 与你同眠 青舂韵事 恋乳少年 恋母往事 我和姐姐 新婚泛爱 恋落琉璃 错位情缘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无限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狂龙抱抱  作者:元玥 书号:8900  时间:2017/2/11  字数:7579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出,歌舞声歇,酒尽灯残。

  “嗯…”凤招皇沈一声,自疼痛中醒来。

  “你起来了。”乔南容更换好了一身衣服,坐在椅子的那头,淡淡地瞅他。

  “怪了,头怎么这样痛?”凤招皇皱眉,探抓着脑门。

  乔南容轻哂。“你酒喝多了,许是自己去撞到头了。”她当然不会跟他说,昨夜,她狠狠地击了他一掌。

  “有吗?”凤招皇微感诧异,忖思着昨夜的事情。

  依稀记得,他与一名陌生的女子在上翻滚厮磨,只是后来…凤招皇皱深了眉,他好像…怎么可能,他好像被…

  乔南容见他眉心攒聚,存心奚落。“我看大哥昨夜必定是太过尽兴,恐怕连与谁好都不记得,哪里会记得怎么撞到头的。”

  凤招皇一声苦笑。“唉。”角一扬,他转了话锋。“不说这了。倒是兄弟你,昨夜如何呢?”

  乔南容扯了一抹笑。“一张上躺了三个人。你说,快不快活?”她没有说谎,那上确实躺了三个人,只不过那是三个贪着和他‮夜一‬风的女人。

  想到这点,乔南容的心好像微微被什么扎刺似的,眉心悄敛。

  凤招皇见“他”好似不快,跨步下,往“他”肩上一搭。“我看你的样子,不顶快活的。怎么了?摆不平吗?”

  乔南容抬头觑他一眼,一笑。“怎么会摆不平?”她昨夜可是结结实实地撂倒了他。

  “摆平就好了。只是,我见你怎么好像有心事似的。”凤招皇关心地问。

  她知道他是真心待她如兄弟。“大哥。”乔南容唤他,低了下头。“男人在上,对待所有女人都是一个样子吗?是不是,只要不讨厌,就可以上,就可以共?”

  她假扮男装,却不能明白男人在这一点所想。特别是与他‮夜一‬绵之后,这一点,她更惘了。

  男人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跟一个女人这么亲近。可以是素昧平生,甚至是连面都没有见到,然后就这样的纠‮魂销‬。

  待宵‮夜一‬后,雾散情尽,竟又什么都不剩。

  凤招皇让“他”问得哑了半晌,好一会儿才道:“这自古以来男人便是这样,兄弟你就别多想了。”

  乔南容皱眉。“那一个女人若是不能忍受男人这样,是不是最好就是一辈子不该成亲。”

  “自古以来的女人,总是要在这一点看得开,要不然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了。”凤招皇企图“开导”“他”

  乔南容冲上一口恶气。“看不开的话,是跟自己过不去,还是和自己的丈夫过不去?”

  “…”凤招皇被“他”堵了口,不过“他”言语之间过于激动,却不得不让他起了疑心。“你这说话,怎么跟个姑娘家一样。”

  乔南容有些心虚,不过旋即说道:“我这话像不像姑娘家的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话,是不是站在一个‘理’字上头吧。”

  凤招皇并不答腔,只是愣瞅着“他”

  “他”会是姑娘家吗?他的心猛地敲击前。

  是有神似之处啊!乔南容与昨夜那个神秘倔傲的女子,在情上、在骨架上,是有神似之处的。

  他极力搜寻“他”的眉眼,试图揣想情中摩挲过的轮廓。

  乔南容让他看得慌了,咽了口口水,斜眼睇他。“怎么净瞧着我?”

  凤招皇纳回神思。“没事。”他一定是疯了,才会以为乔南容是姑娘家。明明“他”昨夜才与两名女子云雨,怎么可能会是姑娘。

  他们或有相似,但是一男一女,如何能并提?

  “失神、失神的,也不知道你在愣什么?”乔南容抛了他一记白眼。她知道,他起了疑心,反而故意说道:“下次在上别太卖力,小心‘尽人亡’。”这句话,是她在院中听到的调戏之语,现学现卖拿来奚落他。

  她是气他的,气他对肌肤之亲的态度竟可以如此随便,口头上也不愿意饶他。

  见他脸上浮出苦笑,她顿生得意。“我看,你多休息吧。”甩头离开。

  瞧着乔南容步离,凤招皇无奈地‮头摇‬。

  唉,他这是怎么了,又让兄弟唾弃、又让女人抛弃的,更莫名其妙的是他竟然还把兄弟当成女人。不过话说回来,他一定也是活得不耐烦了,才会去招惹了一个谜样的兄弟,挂念着一个雾般的女人…

  他向来无往不利,这次可是头一回被女人在上“退货”哪!

  正烈,人声鼎沸,为了参与武林盛会“九龙山”下群英汇集。

  “凤兄,凤兄。”远远有人见了凤招皇,便扬高声音唤他。

  “这可不是凤小兄弟吗?”一名老者瞅到他,快步来。

  不过片刻工夫,凤招皇身边就聚了不少的人。凤招皇含笑,一一拱手打招呼,跟在他一旁的乔南容这才见识到他人缘之好。

  老者从人群中穿出,朗声笑道:“凤小兄弟,总算又见到你的面了。”

  凤招皇大手一伸,与他紧紧牢握。“季老,您还是一样健朗啊。”喜悦之情,由衷溢出。

  季老纵声一笑。“哪里有什么健朗,都让你们这些年轻人给追老了。”他面色赤红,声如洪钟,目蕴光,既足威仪,又见慈善。

  乔南容不自觉打量他,他也回头看了乔南容一眼,对他一笑,问凤招皇道:“这位小兄弟是…”

  “我来介绍。”凤招皇搭住乔南容的肩膀。“这位叫做乔南容,是跟我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兄弟,这位是季伯仁老前辈。别看他这样可亲,他可是现任的盟主,这次大会的主办人呢。不说别的,往后我们吃喝,可都得靠他了。”

  季伯仁笑起。“别这么说,我老头子难道敢亏待‘沧龙山庄’的少庄主吗?况且…”他低声音,拍拍凤招皇的膛。“说不定,下届盟主就是你了,我可得罪不起你哪。”

  凤招皇一笑。“季老就爱开玩笑。”

  季伯仁敛起笑容。“这各门各派的武功及实力,我还会不知道吗?除了一个‘绿萝山’我不晓得之外,其他的,我都估算得出来。”

  一听到“绿萝山”乔南容眼睛一亮。

  “‘绿萝山’…”凤招皇喃。“这地方好像听过,不过不大。”

  季伯仁皱眉。“莫说是你,这个地方连我也不大清楚。我只听说,这地方好像聚的都是些被抛弃的女人。本来这次大会,我是没打算邀请她们。只是上次我底下的人送帖的时候,让她们劫走一份,我只得让她们也参加了。不过怪了,这么些天下来,就是没见到她们的人来登记住宿什么的。真不知道,她们会派什么人来,也不知道她们实力如何?”

  凤招皇勾一笑。“季老,这一点不用放在心上的。女人嘛,还能如何,最多不过就是‘峨媚派’那样吧。”

  乔南容脸色一变,含咬住下

  季伯仁笑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你也不能轻敌。这次比试是由签决定,两方相对,若是不幸败北,无论强弱,可就被淘汰出去了。”

  “什么人都能输,女人能输吗?”凤招皇又出他嚣张的笑容。“冲着季老你这句话,只要我和‘绿萝山’的人对上,一定让她哭回去。”

  要让她哭回去!乔南容眉一挑,眼一翻瞪。

  “兄弟,你说是吗?”凤招皇顺手用肘顶着“他”

  乔南容勾转了一个笑,并不回答。

  他既然打心底轻蔑女人,那么纵使他们俩情分上是“兄弟”身分上却是宿命的仇敌。

  她绝对要让他哭回去的。“兄弟”可以不做,女人这口气可不能忍。

  “对了。”季伯仁问道:“乔公子,你是代表哪个门派来的?或是个人来参加的?还请你把来历说一下,我好为你安排食宿。”

  “我的来历和大家没什么不同。”乔南容一笑。

  季伯仁一时不解。“乔公子这句话是说…”

  乔南容勾。“我们都是打娘胎出来的,来历不都一样吗?”

  “小兄弟说话真有意思。”季伯仁和凤招皇同声笑出。“不过,我是主办人,还是得问问小兄弟出自何门派。”

  “相信我,你们一定不会想知道的。”乔南容笑笑地说。

  她很笃定,他们一定不会想知道的。不过,她确信,他们最后一定会知道的,因为她将是打败凤招皇的人。

  比武大会正式开始,同一时间内,各场子都有比试,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凤招皇和“神剑书生”──斐玉堂的比试。

  “神剑书生”玉面红,斯文儒雅,剑一出手,犹如名家挥毫,剑下是端正的楷体,一招一式,既准又稳,落落大方中,内蕴不绝。

  凤招皇亦是剑如其人,剑法豪狂不羁,如他素来的狂狷,起落转折间,都带着几分不在乎的况味。

  几个站在乔南容后方的姑娘,窃窃私语。

  “怎么办,这两人都师出名门,家世良好,卓绝不凡,我该站在谁那边呢?”一个姑娘苦恼着。

  另一个答腔。“这凤招皇是不错啦,可是他看起来没有斐玉堂体面干净,我想我会支持斐玉堂。”

  又有人接口。“我看凤招皇的剑招散漫,显然已经了,他一定会输给斐玉堂的。”

  乔南容嗤笑一声,回过头去。“如果-们喜欢斐玉堂的话,那正好,一会儿就有机会了。”

  “怎么会有机会呢?”几个姑娘的眼睛亮了,虽然不识得乔南容,可是“他”说话的样子,是自信,颇能让人信服。

  乔南容勾。“-们等着安慰斐玉堂吧,他输定了。”

  “你胡说!”姑娘们轻嗔,怒睇着“他”

  “看清楚吧。”乔南容一笑,淡淡收了视线,再不理会她们。

  看着凤招皇俊的身影,乔南容的目光,逐渐凝亮。

  她比谁都雪亮,凤招皇的剑法看似杂乱无章,其实自有律动,自有布局,自有气势。那样妙的剑法,绝对不全来自师徒相授。那是人与剑合,他禀赋中的狂才能勾动剑气。

  她的口热起。斐玉堂断无机会赢过凤招皇,可是她要怎么样,才能胜过他呢?

  凤招皇的剑一卷,挑开斐玉堂的剑锋,一剑横去,如入无人之境,直斐玉堂颈端。

  斐玉堂脸色一变,剑铿声落地。

  这一变只在眨眼瞬间,四下发出错愕与惊服的叹息。

  凤招皇撤剑一笑。“承让了。”他意气风发,步下擂台。

  “好啊。”凤招皇一票朋友簇拥过来。“凤兄,真了不得,刚刚还害我为你捏了一把汗,没想到,你益发进了。”

  “还好、还好。”凤招皇笑着,目光寻找着乔南容。

  乔南容对他挥手,招他过来。

  凤招皇大步迈向“他”乔南容伸手握住他,对他一笑。“我就知道你会赢。”

  她是最相信他,也最了解他的人。

  凤招皇朗笑。“要是输了,不是叫兄弟丢脸吗?”他牢牢地握住“他”的手。对他来说“胜利”之所以可喜,那是来自于与兄弟同荣共享。

  凤招皇连着几天,表现皆是出色,因此他所在的地方,旁边都会围了一群人,其中有仰慕他的朋友,自然也有倾心他的女子。可是这次,独独少了乔南容。

  凤招皇有些心神不宁,左顾右盼着。

  “找你的乔兄弟啊?”季伯仁唤他。

  “是啊。”凤招皇点头。“‘绿萝山’和‘神风剑客’彭如飞的比赛就要开始,怎么没见到他呢?”

  季伯仁帮忙看了一眼,说道:“真没看到人呢。对了,你这乔兄弟也真够神秘的,我查遍名册,就是没他的名字。我看,你对他还是小心一些好。”

  凤招皇一笑。“季老,你多虑了。虽说我不知道他的来历,不过我这条命可是他救的,要说他对我不怀好意,我是怎么也不信。”

  季伯仁啧了一声。“总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就是了。”

  “知道了。”凤招皇为了让他放心,应了一声。

  季伯仁也知道他没放在心上,摇了‮头摇‬。突然,他眼睛一亮,说道:“出来了。”

  凤招皇目光被引了过去,只见一个蒙面的绿衣女子,昂首步出。

  “怪了。”凤招皇皱眉。“这‘绿萝山’的姑娘,也不登记个名姓,也不愿以真面目示人,到底是想遮掩什么?”

  凤招皇的友人说道:“一定是丑得不得了,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彭如飞眉一掀,说道:“姑娘,-蒙住了面,未免给人太不光明的感觉了吧。”

  “蒙面你也要管?”乔南容冷嗤一声,拿出帕子遮住眼睛。“这样吧,我把眼睛也蒙了,跟你打一场,看你管得动,还是管不动。”

  凤招皇眼睛一亮。“虽说彭如飞武功还算寻常,可是这‘绿萝山’的姑娘也够嚣张、够气魄了。”

  “静看她本事吧。”季老凝神。

  擂台上彭如飞暴怒。“无知女,狂妄小辈,欺人太甚。”他喝了一声,剑如雷霆,破空劈来。

  乔南容屏息,以她天生异于常人的敏锐,感受彭如飞的气流。只见她原是不动如山,倏地疾转似风,自胁下送出柔韧的软绸,卸开彭如飞的剑势。

  彭如飞大骇,要再转剑势时,眼前忽地一花,整个人被乔南容的软绸住。

  软绸一圈圈卷,把他像绑粽子似的绕住,彭如飞一时之间头昏眼花。

  乔南容一抛,硬是让他摔跌出去。

  台下哗然,这才晓得“绿萝山”的功夫竟是不能小觑。

  乔南容解开帕子,出黑湛灿亮的眼睛。

  凤招皇目光愣对上她──那双眼睛,似曾相识的。

  乔南容觉察他的目光,转对上他,以眼神挑衅一笑。

  凤招皇勾,定瞅着她。眼神会中,他可以感觉自己的心跳正在加快,血脉奔。这是第一次,他很想跟个女人好好地打一场。

  对手来了,他知道他的对手来了。

  乔南容后来几天,还代表“绿萝山”出去赛了两场。出赛前,她特意昏了凤招皇。比赛结束后,她再匆匆赶回凤招皇的房间。

  她一打开门,正遇到凤招皇要跨出去。

  乔南容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醒来,吓了一跳,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下来,说道:“你起来了啊。”

  “嗯。”凤招皇点头,身形突然一晃,倾身向乔南容倒下。

  乔南容即时稳住他,心却跟着漏了一拍。“没事吧?”她是真的担心他哪。

  埋在“他”肩上的片刻“他”舒服的气息,竟叫他有些不想起来。

  凤招皇甩甩头,一笑。“没事。”

  他站定‮子身‬,说道:“奇怪。这两天怎么睡得特别沈,起来后头还晕重。”

  乔南容心虚地扯了抹笑。“我看你最近比试不断,可能是太累了,难免需要多睡一点吧。”

  “是这样吗?”凤招皇皱眉,直勾勾地看着乔南容的眼睛。

  他不是没有怀疑让人下了药,只是能下他药的,只有乔南容,他实在不愿意怀疑“他”

  乔南容料他迟早也是要怀疑自己的,索与他对看。“怎么一直看着我?”

  她猜想,若是每当她去比赛时,都不在他身边,他一定更容易将她和“绿萝山”的代表联想在一起,不愿这么早就让他发现身分,所以她干脆选择昏他,然后装傻到底。

  “没事。”凤招皇搜索着“他”的眉眼。“你的眉目和‘绿萝山’那个姑娘真的很像。”他认真地说。

  她面容微变。没想到已经被他识破。

  凤招皇见“他”蹙起眉心,以为“他”不悦了,心中顿生愧疚──他自己是怎么了,那话里头好像是在质疑“他”似的。既然是结为兄弟,哪里有不信任对方的道理。

  凤招皇搭上乔南容的肩膀,一笑,微有几分赧然。“我说这句话,没有别的意思,兄弟你可不要放在心里。”

  他的话语中,多见赤诚。乔南容抿,难有言语对他。

  “生气了?”凤招皇低凑上“他”想逗“他一笑。

  “没有。”乔南容虚扯了一抹笑,定睛看他。“大哥,那‘绿萝山’百年来与江湖上没有往来,她们的武功俱是江湖上失传多年的秘招,奇诡难测,变化无穷,你若与‘绿萝山’对招时,自己要多加小心。”

  她与他必定会有一战,可是他对她有义,她又如何能对也无情呢?至少也该对他多些叮咛的。

  凤招皇勾笑。“放心,我会小心应敌的。输给女人?那样的脸,我可丢不起。那女人的功夫确实不错,不过,我一定会打败她的。对了,你好不好奇她的长相?”

  “这有什么好好奇的?”乔南容觑了他一眼。

  “你不觉得她行事实在太神秘了吗?又不报名字,又不长相,吊足人的胃口了。”凤招皇齿一笑。“你看着,大哥非掀了她的面罩不可,要是她长得美若天仙,我就考虑把她讨来做媳妇。”

  乔南容看他又再以美貌品评女子,微有不快。“要是她长得不好看,那你又当如何?”

  “<狂龙抱抱> wWw.wXiAnxS.CoM 
上一章   狂龙抱抱   下一章 ( → )
霸君索情悍将定情冷相窃情浪龙抱抱英雄认栽巧奴戏主可喜可贺焰情修罗风家恶女冷主情深娘子出招暴龙抱抱酷龙抱抱千金俏寨主红花绿叶放肆爱恭喜发财豪门养女错恋时空大哥疯狂著迷
《狂龙抱抱》是元玥的最新小说,无限小说网提供狂龙抱抱最新章节第四章TXT免费阅读,无限小说网第一时间为您提供狂龙抱抱最新章节,尽力最快速更新狂龙抱抱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