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提供临南最新章节TXT免费阅读
无限小说网
无限小说网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名著 都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综合其它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校园小说 科幻小说
好看的小说 猎艳江湖 妖界游记 与你同眠 青舂韵事 恋乳少年 恋母往事 我和姐姐 新婚泛爱 恋落琉璃 错位情缘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无限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临南  作者:天如玉 书号:49472  时间:2020/4/17  字数:7962 
上一章   第74章 番外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一】人间欢喜

  涂南最近越来越觉得,安佩这姑娘就是个矛盾的结合体。

  比如, 她的微信朋友圈里平时总爱发那些充文艺气息却没有实际内容的论调, 可实际生活里又是个风风火火、直来直去的豪派。

  又比如, 她几个月前还放出狠话说:就算全世界就剩下一个男人了, 她也不会选择方阮。

  然后几个月后,她就成了方阮的女朋友…

  涂南看着手机上方阮发来的消息,又看过了他朋友圈的最新一条状态,两边发的内容是一模一样的——

  我, 方阮, 单了!我女朋友是安佩大美女!不!是安佩小仙女![飞吻][飞吻][飞吻]下面安佩回复:你想死吗?谁允许你嘚瑟的?给我删掉!

  方阮回了她一串嘿嘿嘿…涂南切回聊天框, 看见他连名字都改掉了, 改成了:佩佩的软软。

  她不一下胳膊,真是被他给腻歪到了。还好她跟石青临没有改昵称的习惯,这可比改头像麻多了。真是好奇安佩怎么会自己打自己脸的,而且打得也太响了。

  涂南:你是怎么让她点头的?

  佩佩的软软:想知道吗?听我给你好好818啊!

  看的出来,他从通知她这个消息时起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说了。

  涂南:说吧,我现在正好有时间, 网速也不错。

  佩佩的软软:别急, 我捋一捋。

  这事还得从《剑飞天》入围全球大奖时说起。石青临当时让安佩顶替他在旧金山等结果, 自己提前飞了回来, 但其实, 方阮随后就跟过去了。

  以方阮的那个英文水平,在美国简直是寸步难行,但他还是鼓足勇气跑去了。

  据安佩自己后来说, 她起初是生气,然后又哭笑不得。气的是这小子居然连美国都能追来,哭笑不得也是因为这个。原先她总以为这小子就是个油嘴滑舌不正经的,没一句实在话,可他偏偏又执着地追着她到了大洋彼岸。

  那天半夜,当方阮拖着只行李箱灰头土脸地找到她下榻的酒店时,简直就跟和她失散了多年似的,差点没抱着她痛哭涕。

  丢不丢人,安佩恨不得装不认识他。

  当然事情通过方阮的嘴来转述,这些糗的部分就不会说出来了。他尽挑好的说,什么后来安佩怕他丢了,特地出门去哪儿都带着他呀;什么就连点餐,她都要先问他再点啦;又什么她还特地推迟了回国时间,在那儿跟他多玩了一天啊之类的…

  涂南看着他微信上发过来的长篇大论,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看他编的小说。在她看来,那完全就是安佩看他英文不行,怕他在异国他乡有个好歹,才带着他的吧。至于多玩一天,难道不是因为看他难得出国一趟,顺带的?

  不过还是不打击他了,毕竟他现在这么兴奋。

  微信嗖嗖的响个不停,方阮没发语音,打字告诉她,这当中还出了个小曲。

  可能是因为他那两天一直跟着安佩,在旧金山的大街上还被一个黑人警察给拦下盘问了。方阮比手画脚也说不清楚个所以然,更加惹人怀疑。

  警察向安佩询问,安佩看着方阮,白眼都快翻上天了,最后只好发话说这人是她男朋友,事情才算解决。

  到这里也都还没怎么样,那不过是权宜之计,安佩顶多也就觉得他小子对追她这件事还算认真而已,说实在的,可能反而还更嫌弃他了。

  也就是最近出了个事,才有了转机。

  英雄救美的老桥段,安佩那天在酒吧里应酬,多喝了两杯,路上被个混球尾随。方阮正好这段时间总是去找她,自然而然就发现了,当场就把那混球给暴揍了一顿。

  方阮:说来你不信,我把那混蛋揍的,差点没把我给拘留了。

  涂南:??

  难怪她前段时间手机上多了个方雪梅的来电,不过她当时没接到,是石青临帮她接的,后来也没说什么,八成就是因为这个事。

  涂南:后来怎么处理了?

  方阮:也没什么,罚款了事。

  其实他是不想罚款的,大不了拘留啊,但安佩没让,把他保出来了。

  出来后安佩问他:“你就不怕打出点事来啊?”

  方阮说:“怕啊,怕我也要揍他丫的!”

  “那你不是比他更恶劣,你怎么不揍自己啊?”

  “我怎么可能比他恶劣,你说我亲你那事儿?不对啊,你不也没拒绝我吗?我们俩那算是你情我愿吧。”

  谈话以安佩踹了他一脚结束。

  尽管如此,方阮这次犹如打不死的小强,见针,仗着网咖离她公司近,打那之后就开始成天地接送她。好在有分寸,人都离得远远的,也不打扰她,没惹她反感,否则也要成尾随的那个了。

  涂南:所以她就答应你了?

  方阮:那是。

  涂南将信将疑,有点想逗安佩,退出去给她发了个消息。

  涂南:恭喜你们。

  安佩:恭什么喜!我只答应他试一试!你当跟你们一样是结婚啊!

  涂南:…

  涂南:你这个试用期,是跟我学的吧。

  安佩:[再见]

  涂南不拿她开玩笑了,这对活宝冤家,到底处得怎么样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聊了半天,手机就快没电了,她跟方阮说了句:得走了。从椅子上起身,去给手机充电。

  方阮说:行了,去吧,代问石哥好啊,顺便替我谢谢他。哦对了,新婚快乐啊!

  涂南把电上,手机搁在头柜上,这是在酒店里。看一眼刚才坐着的地方,那里是阳台,午后热带岛屿的阳光从那里一直照进了房间,一片金黄,叫人不自觉地就想眯起眼。

  她身上穿了件翠绿的长裙,一直盖到脚踝,拿了遮帽戴上,走出房间。

  刚到酒店大堂,就看见石青临坐在那儿跟一对外国情侣聊着天,他身上穿着件热带风情的短袖衬衫,下面穿着短,一边说话一边朝这边望。

  所以几乎立刻,他就发现她到了,站起来跟那两个人说:“我太太来了,回头聊。”

  那一对金发碧眼的情侣是从英国来度月的,恰好住在他们隔壁,彼此已经算熟悉,跟涂南打招呼。“涂,你可算来了,”女郎笑着说:“怎么忍心让你的丈夫等这么久。”

  她的新婚丈夫只是略带腼腆地夸了她一句“裙子很美”

  涂南跟他们简单的寒暄两句,挽住石青临的胳膊,跟他们告别,走出了酒店。

  外面就是一大片海滩。

  “怎么聊这么久?”石青临从口袋里掏出墨镜戴上,顺手拨正她头上的帽子。

  “方阮跟安佩在一起了,”她踩着拖鞋,蹭着地的沙子“你是不是给他支招了?”

  不然怎么会说谢谢他,估计方阮会跑去旧金山都有他的支持。

  “不算支招,我只是说喜欢就追,追不到也不要遗憾,其他没说什么。”石青临拉一下她的手,按在臂弯里,让她挽紧自己,手指摸了摸她无名指上的戒指“石太太,你能不能多专注我们自己的事,不要忘了,我们还在结婚中。”

  涂南低头,踩着他踩过的脚印,笑了笑“好吧。”

  他们选择旅行结婚,是因为觉得双方都没有必要去跟家庭亲友代什么,需要代的只有他们彼此。只在出发前,跟老爷子涂庚山一起吃了顿饭,就上了飞机。

  两万多米的高空处,两个人没有鲜花,也没有白纱,对着机舱外的白云和阳光,换了戒指。

  一直以来都忙工作,只有结婚这件事,彻底休假,这段时间他们几乎跑遍了各个角落。涂南看到了南美洲山壁里的史前壁画,石青临也玩过了印第安人部落里最令人费解的游戏。

  遇到了陌生人他们会说,她是我子,他是我丈夫。

  昨天在地球的另一端醒来,石青临忽然说还是很想看她穿婚纱的样子,于是两人毫不犹豫地飞来了这里,拍了套婚纱照。

  要不是他们自拍了一张发在了朋友圈里,很多人还不一定知道他们已经结了婚。

  涂南从没走过这么多地方,只是因为跟着他,才疯狂的不像自己。

  “想去潜水吗?”他问。

  她摇头“不会。”

  “别怕,有我在,可以试试。”

  “晚上你想吃海鲜吗?”

  “你想吃我就想吃。”

  他们一直走到海边,掉鞋,踏着海水,计划着一桩桩琐碎的小事,又计划了一下接下来的行程,最后定好了回国的期。

  然后在海拍上来之前,彼此拥抱,接吻。

  最后依偎着,直到太阳落下海平线。

  就和每一对新婚夫妇一样。

  结婚,然后生活。

  现在是新的开始,回去后,人生的路还很长。

  【二】人间挚爱

  那是一个周六。

  石青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玩儿过游戏了,具体长到,已经快有两年。

  那也是因为这两年实在太忙了。

  忙着结婚,忙着工作,忙着过家庭生活。

  难得有兴致,他拖了把椅子,在工作间里坐下来,打开电脑。

  《剑飞天》的登陆界面跳出来,他还记得自己以前创建的账号,登上去,过场画面之后,游戏里很快就跳出一个id“石青”的剑客。

  石青临单手操控着键盘,电脑上,自己的角色身负长剑,闲庭漫步地进了主城,在熙熙攘攘的玩家当中穿梭过去。

  原本只是随意地逛一逛,但很突兀的,面前陡然多了一个黑衣蒙面的刺客。

  界面跳出对方请求比试的对话框。

  [近聊]草言:阁下可敢与我一战?

  刺客叫草言,石青临看了眼他的id,点了确定,两手握,活动几下,随之一手按着键盘,一手握住鼠标。

  屏幕上,已经倒数到了一,比试开始。

  石青临没有先出手,两年没玩儿,多少是有点手生的。

  刺客先动了。他只是看着,操控着角色跳了两下闪开,很快就摸清了对方的路数,手指按键,亮了兵器,背后的长剑一把出,跳跃过去应战。

  几分钟后,一场烈的战斗就结束了,伴随着一阵特效闪过,刺客头顶血条顿空,失败倒地。

  屏幕上跳出“恭喜石青侠士获胜”的提示。

  他在近聊里打了行字——

  [近聊]石青:还要再战?

  [近聊]草言:算了,赢不了。

  石青临没什么表情,盯着屏幕上刺客躺在地上的身影,拉开抽屉,拿出烟盒,左手的无名指上,戒指套得牢牢的。

  结婚两年,差不多就有两年没有过烟,今天却忽然又有了一支的想法。

  刚点燃,刺客从地上爬了起来。

  [近聊]草言:祝贺这个游戏拿到了全球大奖。

  石青临叼着烟,看了一会儿那行字,双手敲动键盘。

  [近聊]石青:以前有个人跟我说过,目标在全球是野心太大了。

  [近聊]草言:但也有可能就是那个人向评委会推荐了这个游戏。

  石青临吐口烟,笑了,说不上来什么意味,内心出奇的平静,没有一点波澜,或许是因为过去的已经不重要了。

  就这时候,他的腿上,忽然多了一只白白软软的小手掌。

  “巴巴…”气的声音在叫他,粉白的小家伙扶着他的腿,睁着大眼睛拼命往上看他。

  瞬间,石青临掐灭了烟,摆了摆手扇去烟雾,弯把小家伙抱起来。

  才一周岁的小家伙,最近刚学会走路,正喜欢到处跑,叫人也口齿不清,爸爸总是叫成巴巴,他单手就抱得稳稳的,一边走去窗边,推开窗户散味。

  再走回来,他坐下,把小家伙放到腿上,逗他:“今天不要妈妈了?”

  小家伙听到妈妈这个词,马上划着两条小腿要下地,嘴里咿咿呀呀地叫“麻麻”

  石青临手扣紧了,摆出严肃脸“小石头,听话。”

  孩子小名叫小石头,是老爷子取的。其实也是无心的,当时老爷子抱着孩子,也就顺嘴说了句:“这小子,这么活泼,简直跟石青小时候一个样,是我们家南南肚子里蹦出来的小石头。”从此就这么叫上了。

  平常小石头黏涂南黏得最紧,根本不要他这个当爸爸的抱,要不是实在小,他早就训了,连他跟涂南相处的那点空间都快被抢走了。

  小石头不算顽皮,被他一板脸似乎也懂,不再动了,只是伸出两只圆乎乎的小手去够键盘。

  “你想玩儿?”石青临抱着他坐正,由着他够“玩儿吧,这是爸爸和妈妈一起做的游戏。”

  小家伙跟着学嘴:“巴巴,麻麻…”终于够到了,胡乱的拍了几下,居然有模有样的,也可能是依葫芦画瓢,全是跟石青临这个当爸的学的。

  也不知道他按到了什么,屏幕上,一阵绚丽的特效闪过,剑客的剑飞了出去。

  刺客到现在还没走,剑就从他身体里穿了过去,他头顶的血条顿时掉了半管。

  石青临看得清清楚楚,腾出只手打字。

  [近聊]石青:不好意思,是我儿子在捣乱。

  [近聊]草言:你有儿子了。

  [近聊]石青:嗯,一岁了。

  [近聊]草言:叫什么?

  [近聊]石青:小石头。

  刺客还在那儿站着,血条还是那样半管,他也没打坐恢复生命值。

  [近聊]石青:下了,再见。

  [近聊]草言:再见。

  点了退出,角色下线,屏幕退回到了登录界面上。

  “好小子,”石青临摸摸儿子的小脑门儿,笑出了声“真不愧是我亲生的。”

  小石头一头浓密的黑头发,跟涂南一样天生的有点卷,晃着小脑袋,不让他碰,嘴里哼哼呼呼的。

  石青临换只手抱他,在登陆界面上重新输入了gm账号,这个账号也好久没登了。

  登上去,是想给阔别两年的江湖点福利,没想到刚一现身,世界上就有人通过系统公告发现了,很快就冒出一群刷屏的——

  [世界]玩家一:gm出现了。

  [世界]玩家二:这个gm是不会跟我们聊天的。

  [世界]玩家三:什么?还有gm跟人聊天的?

  [世界]玩家四:来个人给新人科普一下当初那个平易近人的gm,也不知道他当年的妹子追到了没有。

  石青临看着,一只手慢慢打出行字出去——

  [世界]gm:感谢挂念,追到了,孩子都有了。

  众玩家:卧槽??

  还是你呀!

  紧接着不知是谁提到一句:听说制作人大大也结婚了,还有了个儿子。

  顿时世界一片qaq,那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吧,能嫁给制作人大大。

  …

  当天,石青临在游戏里几度登入账号,又退出账号,得好像是在带儿子玩儿。

  其实也没玩太久,他担心小孩子对着电脑时间长了不好,不过小家伙在他关机前就已经趴在他的肩膀上睡了。

  他关了电脑,把儿子抱出工作间。

  这间工作间是新的,房子也是新的,当初旅行结婚回来后买的。

  一开始涂南觉得没必要,但房子大有房子大的好处,比如现在他的工作间旁边就是她的画室,还和在公司里一样。更何况,这也是为了接家里的新成员。

  他把孩子送进房间里,放到上,看了看他的脸,亏这小子长得像涂南,不然就平时这么霸占着他妈,他更想训了。

  每到这时候他就希望涂南生的是个女儿,女儿多贴心,儿子闹心。

  就连老爷子口口声声说的是要抱重孙,其实也是想要个重孙女。小石头出生的时候老人家还感慨:“我们老石家怎么尽是生小子,来个小闺女多好啊。”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也无所谓,石青临和涂南都是原生家庭不太圆的人,有了自己的家,对于孩子就格外珍惜。一切顺其自然,毕竟他们的路还长着呢。

  这些念头想起来也好笑,他伸手刮一下孩子的小鼻子,走出去,把门带上。

  画室里,涂南原本正在临摹涂庚山当初最喜欢的那幅飞天壁画,这是利用工作间隙摩的,还剩了点尾巴的时候她带了回来,在家里做。结果因为多了个小石头,拖了快一年了也没有做完。

  石青临走进去,她正好出来,看见他一个人,就知道孩子已经睡着了,小声说:“难得他那么想找你,我就让他去了。”

  他笑笑,把她堵在门口,问:“知道我刚才在游戏里碰到谁了吗?”

  “谁?”

  “薛诚。”草言,是他名字的偏旁部首,石青临一眼看到就认出来了,虽然他说话的口吻有了变化,但还是能确定是他。他既然会说那些话,应该也能料到会被认出来。石青临说:“游戏的全球大奖也许是他推荐的。”

  涂南看着他“你什么感觉?”

  有了个小石头,她身上也没什么变化,脸到脖子还是白生生的,仿佛摸一下都能摸出一片滑腻。石青临想着,手就伸了出去,摸着她的脸,慢条斯理地说:“难过的,你是不是该安慰安慰我。”

  “你就装吧。”涂南看他脸色也不像难过的样子,他要不是拿不起放不下,就不会告诉她了。或许,薛诚只是想看他摔一跤,而他已经视作了过往尘烟。

  但是脸已经被他摸烫了。

  石青临得寸进尺,手伸到她后,去探索那块纹身,又牵着她的手,让她摸他的,声音低沉:“趁小石头睡着…”

  涂南贴着他,手下是温热的皮肤,声轻轻的拨耳廓“你就是想要我摩不完这幅壁画了。”

  “急什么,你有一辈子的时间。”

  这一天,过的是个彻头彻尾的周末,没有任何事情分神打扰,只有他跟她,在一起绵。

  石青临没告诉她,以前在网咖里提过要不要在游戏里建个工会,当天他建了。

  工会的名字叫临南,他随手取了他们的名字拼起来的,还建了个小号,id,叫小石头,才一级。

  人生也像是这样,一点一点累积升级,而他会陪着他们母子一起。

  爱,不就是这样。

  岁月静悄悄的,窗外,一天又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三个月的陪伴,终于写完了,网络版番外暂时就更到这儿了,后面如果还有,我会放出免费的~其实早该更了,拖了一下是想放个预收坑,结果我的纠结症犯了,几个题材犹豫不决,所以就暂时先放个链接上来吧→wap和app用户可以点进专栏查看哈,如果愿意收了我这个作者就更感谢了~=3=

  12月休息一个月养好身体,如无意外,1月开新~我们届时不见不散~mua~  wWW.wXiAnxS.coM 
上一章   临南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临南》是天如玉的最新小说,无限小说网提供临南最新章节TXT免费阅读,无限小说网第一时间为您提供临南最新章节,尽力最快速更新临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