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提供容我为你痴迷最新章节TXT免费阅读
无限小说网
无限小说网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名著 都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综合其它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校园小说 科幻小说
好看的小说 猎艳江湖 妖界游记 与你同眠 青舂韵事 恋乳少年 恋母往事 我和姐姐 新婚泛爱 恋落琉璃 错位情缘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无限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容我为你痴迷  作者:逐心 书号:49470  时间:2020/4/17  字数:7145 
上一章   第63章 100%痴迷【全文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关于拳击圈里有大佬欣赏她的画,所以想经由池弥之手,借着MMA的媒体关注度替戎容举办一次小型的画展——这件事,戎容持怀疑态度。

  她虽然是怀孕了,可还没生呢!

  一孕傻三年这种事,还轮不到她。

  可池弥说得信誓旦旦,甚至还拉来了教练彭军作证,让戎容得不勉强表示信了。

  心里始终存着个事儿,以至于她吃饭不香,觉也睡不踏实,就连记忆里也疑似衰退,总找不到想穿的鞋,想吃的零食…

  临比赛的前一夜,池弥洗好澡进卧室,就看见头小灯下,戎容一双大眼睛直溜溜地盯着他,顿时吓了一跳“哪不舒服?”

  戎容幽幽地说:“我又不是林黛玉,哪天天那么多不舒服?池弥,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瞒了我什么事儿?”

  池弥头上盖着巾,右手竖起三手指放在耳边,刚要开口赌咒发誓,就被戎容把胳膊扯下来了。

  “谁要你发誓呀,”戎容捂住口“就是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

  池弥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脸颊“是要有大事了。”

  “什么?”

  “我要拿冠军啊。”

  戎容笑着推搡了他一把。

  这次的比赛和H-MMA比起来小巫见大巫,只要池弥正常发挥,胜算很大。更何况,她从来只在乎他,根本无所谓拿不拿金牌——能吃还是咋滴?何至于为此失眠。

  池弥亲吻着她的眼睛,温声说:“不要胡思想,等明天比赛完了,我带你出去散心。”

  戎容双眼发光“去西藏吧!”

  “不行。”拒绝得斩钉截铁。

  “…为什么呀,你怎么想都不想就拒绝我QAQ”

  池弥言又止,末了只好说:“选个舒服点的地方,都依你。”

  戎容鼓着腮帮子,失望地朝后一倒,没想到,人才倒了一半就被池弥给托住了

  “你干嘛?”戎容狐疑地盯他。

  “…你着被子了。”池弥盖弥彰地从她身后走被子角,然后像个最老实听话的孩子一样盖上被子,只出脸来“老婆,睡吧?”

  等戎容躺下了,他又主动伸出胳膊让她枕着,而且异常老实的摈弃所有非分之想,完全是盖棉被、纯睡觉。

  比起前阵子,不知足的大灰狼,现在的池弥简直像换了个子。

  戎容拱了拱,枕到他口,听着砰砰有力的心跳,没一会儿就困意袭来,打着哈欠口齿不清地说“你怎么这么老实,跟被人穿越了似的…”

  池弥哭笑不得,还没说话,气死渺小的小姑娘已经尾声渐微,睡着了。

  他轻轻拨开戎容的头发,看着她略微长了些的小脸,苦笑着保持住僵硬的睡姿,假装自己的蠢蠢动都是幻觉。

  不异空,空不异色。

  他…没有非分之想。

  真的QAQ

  *** ***

  楠都体育馆,拳击场馆人声鼎沸。

  因为H-MMA带来的风靡余波犹在,许多当时被池弥圈粉的小姑娘几月不见如隔三秋,跋山涉水地赶来楠都看比赛。

  一票难求。

  戎容自然被姜河安排了个绝佳的位置,不光视野好,关键还不会被狂热的粉丝冲撞到。

  早上出门的时候,她原本穿了件黄套头卫衣,结果池弥叽叽咕咕地说颜色不好看,她只好又换了件蓝色…没想到从来不干涉她打扮的池某人又说蓝色太素。

  最后,戎容气急败坏地摊手“你说穿什么我就穿什么,总行了吧?”

  于是现在坐在擂台边的戎容穿了身米长裙,陪着白色风衣,看起来特别郑重,跟拳击比赛的运动氛围格格不入。

  她习惯性地小腹,心里跟宝宝说“待会儿别怕啊,你们爸爸超级厉害的,一定会赢。”

  话虽如此,MMA从来没有躺赢一说。

  即便是天赋型选手,也难免有掣肘的时候。

  就算是池弥,也一样要一拳一脚地累积优势。

  擂台上,池弥挨了一拳。

  戎容登时站起身来,吓得一旁的姜河和程宛月一左一右,连声安抚“不碍事不碍事!战术撤退而已…”

  池弥手背拂过嘴角,余光看见那抹站起来的身影,顿时浓眉蹙起。

  对旁轻啐一口,他收回了视线。

  大屏幕上,凤眼冷冽,杀气一闪而逝。

  结果,出人意料的,池弥居然在首回合的第三分钟就TKO终结了对手,拿下了八角笼中的第二场决赛胜利,成为楠都体育馆历史上最年轻的羽量级冠军。

  因为是众望所归,加上原本观众席上就以池弥的粉丝占据绝大部分,掌声与欢呼声一度盖过了喇叭中的赛果宣布。

  这一次,取得冠军的男人终于没有偷偷离场,他郑重地感谢了要求采访的记者,并且告诉对方,稍后还有重要消息要宣布。

  这些都说完之后,池弥向戎容的方向看了一眼,走向了后台。

  戎容连忙起身,打算跟上他,结果刚拐进后场,就被人给拦住了。

  “苏萤?你也来看比赛的吗?”戎容意外地看着一身正装的设计师好友“刚好,我带你去后台吧。”

  “慢着,”苏萤伸手拨过她的鬓发,左右打量了一下“其实不化妆也ok的。”

  戎容一头雾水地被她牵进了旁边的屋子,按在椅子里上妆。

  “池弥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戎容闭着眼睛,感觉粉刷在眼皮上扫过“画展那边也没说我要出面呀!就算去打个招呼,也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还特意找萤萤你来化妆。”

  苏萤退后一点,看看她的妆容,清浅但是水极佳“没办法,他怕外面的人给你用的化妆品有刺。”

  戎容睁眼“他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没有啊,”苏萤浅笑“叫我让你美美的。”

  戎容总觉得所有人都在拿自己当重点保护对象,可她怀了宝宝的事明明就没跟人说呀!

  “来换衣服,”苏萤拉开更衣间的帘子,笑问“需要我帮忙吗?”

  更衣间里挂着一条香槟的长拖尾礼服,在室内的暖光之下宛如水晶,旁边还有件白色绒披肩,蓬松柔软得像只小兔子。

  戎容小女孩子,本就喜欢这些闪亮粉的衣物,加上又是出自苏萤之手的设计,简直挪不开视线。

  这裙子,她自己笨手笨脚确实穿不上,只好背过身,在苏萤的帮助下更换礼服。

  大概是为了照顾戎容口的疤,礼服没有采用常见的抹款,而是脖子一圈采用钻饰吊饰,由羽纱连接到口的龙骨边缘,优雅分,又不会出刀疤。

  可谓是用心良苦。

  戎容感慨“我还以为得等婚礼才能穿上你的设计,这也太美了…萤萤。”

  身后的苏萤没有说话,轻轻替她将后背的束带一点点收紧。

  戎容注意到礼服用来塑形的龙骨只从部到上腹,和下腹都是宽松设计,虽然贴身但并不束缚,心里那种微妙的疑惑就更重了“萤萤,有件事儿,我本来想三个月的时候再告诉你的,那个…我肚子里有宝宝了。”她本想着,迟早要告诉苏萤,不如直接放出来勾她说实话吧?

  谁知苏萤没有接茬,只是将后背的丝带系了个结,然后从墙上取下绒披肩盖在戎容的背上。

  “这礼服不收,是不是因为——”戎容边转过身边说,结果还没说完,就看见了背后的人。

  “因为怕你和宝贝长得太快,收会把你们坏。”池弥穿着白色衬衣,因为刚刚的比赛烈,冷白的肤还带着红晕,眉眼温煦,哪还有半点片刻前擂台上的杀伐之气?

  戎容抚着小腹,嘟着嘴“你为什么会知道?”

  “上个月,这个月,你都没有嚷过肚子疼。”

  她体寒,生理期总是要颓大半天的,自打宝宝来了,这困扰倒是刃而解。

  “…就不能是推迟了吗?”

  池弥将她的绒披肩收紧“你总是肚子,睡觉再也没趴着,夜里也不把腿搭我肚子上睡了。”

  戎容:“…”她怎么不知道自己睡姿这么奇葩QAQ

  “还有家里那些饯,前天刚买的,昨晚我看已经见底了。”

  “…那也不能证明我就有宝宝了啊!”池弥点点头,牵起她的手“还有,阿姜上个月向黎倩告白,黎倩答应了。”

  话题转折太大,戎容反应了一下,才转过弯来“好呀!倩倩姐见忘义,居然出卖我!”

  池弥含笑亲了下蹦起来的某姑娘“悠着点。”

  “哪有那么娇气!”戎容轻抚着校服“他们健康着呢,你不要学人家那么神经质啊。”

  “真的?”池弥搂着她的往外走“确定不娇气,不需要悠着点?”

  “是啊…”她总觉得话里有话。

  结果,果然,池弥轻笑道“那我每晚是不是也不用…刻意回避了?”

  戎容一挑眉“不可以!你必须忍着!”

  某个擂台上春风得意、势不可挡的男人,闻言像霜打了的茄子顿时蔫了,乖乖地应承“那…行吧。现在放的假,以后补。”

  戎容:“…”孕期多久来着?

  *** ***

  楠都体育馆的会展厅离赛馆并不远,戎容被池弥牵着,始终觉得有点儿过于隆重了。

  虽说是她的画展,但说到底,是人家圈子里的人凑个兴,她太喧宾夺主也不合适。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礼服都穿上了,也只好硬着头皮去现场,毕竟…她老公是今天当仁不让的主角,她也与有荣焉。

  池弥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礼服,领口袖口严丝合,短发也打了发胶,看起来比平素更多了几分偶像气质。

  戎容看了他一眼,抿嘴偷笑。

  宝宝将来像爸爸就好了,一家三个帅哥,她每天多养眼?

  两人刚走到会展厅门口,池弥替她推开了门。

  房间里没有大的光源,只有墙顶上的镭灯,照亮尽头墙壁上挂着的画。

  黑暗中,那些画作被安静的光线赋予了全新的生命。

  戎容喜欢这样的安排,它让她觉得布置这一切的人懂得她的内心,正打算偏过头问问池弥那个“喜欢她画作”的大佬在哪里,就听见轻微的咔哒声响起。

  那七八幅从KING的画廊里转移过来的画作之外,漆黑处又亮起了新的一盏灯。

  灯下,是一幅画了一半的荷塘月,打翻颜料泼洒的墨渍还在,深寂的夜空一轮明月,宛如暗夜长明的灯火。

  那是池弥刚来戎家时,戎容赶走家庭教师之前的最后一幅画,她虽然喜欢,却因为一时愤怒而掀翻了画架,之后就在没见过。

  快七年了,居然被装裱齐整,挂在这里。

  戎容握紧了池弥的手,干燥有力,他懂得她的感慨。

  又是咔哒,一盏灯接着一盏,渐次亮起。

  一幅又一幅,戎容自己都快要遗忘了的旧作,被端端正正地悬在墙壁,镭灯下,再稚的笔触也有了时光浸染的活力。

  那些画都是在朝南的画室里、池弥的陪伴之下,无数个午后的笔尖唰唰声里诞生。

  它们见证了她和他一起走过的漫长青春。

  “我以为它们还在你的房间下的盒子里…”戎容喃喃。

  最后一盏灯亮了,是戎容亲手画的少年池弥,阳光下少年眼神带着无可奈何的笑意,栩栩如生。

  戎容鼻子发酸,想哭又觉得太丢人,转头取笑池弥“你看那时候你多温柔啊,哪像现在…”

  “还没完。”池弥捏了下她的掌心。

  戎容转过脸,刚好看见面、正中央的位置,一堵独立的一米来宽的墙被照亮。

  灯光从各个方向打过去,将墙面上挂的画照得纤毫毕现。

  “这是什么啊…”戎容差点没笑出声,松开了池弥的手,走向那幅画。

  画的装裱一如其他作品,一丝不苟。

  但画作的笔法…不留情面地说,戎容六岁时候画的都比这一幅好。

  画面上是一男一女两个小人儿,男孩穿着西装,手里拿着个红色的柱状物,女孩穿着米长裙…至于五官么,戎容只能说鼻子眼睛嘴都画上了:)

  “这是谁画的?”戎容忍住笑“很…很抽象啊。”

  身后,池弥的声音传了过来“那个喜欢你画的圈内人。”

  “谁?”哪个大佬,这样童心未泯ORZ

  “…我。”

  话音刚落,会展厅内的照明灯全部都亮了起来,戎容这才发现除了四壁的画作,其他墙面均以鲜花为饰,都是少女心的粉蓝色系,软绵绵的,像一场童话中的梦境。

  池弥还站在入口处,手中不知何时捧上了白色的花束,正微笑看着她。

  “要办画展的人…是你?”

  “是我。”

  “这个,”戎容手指着背后的那幅幼稚园水平的画“是你画的?”

  “是我。”

  “…为了给我个惊喜,搞这么大个画展?”戎容抿嘴笑,眼眶微红。

  “不是。”池弥看着她的眼睛,边说着边向她大步走来“是为了补上欠你的一句话。”

  单膝跪地,他将手中的花束递给她“嫁给我,容容。”

  戎容笑“干嘛啦…快起来!”

  池弥不肯起身,固执地举着花。

  戎容只好先接过花,手指却感觉到异样的触感,她低头拨开花纸,这才发现用来束花的居然是池弥刚刚才入手的金带。

  “答应你的,带着金带,娶你回家。”他的声音温柔,仰着头,凤眸璀璨。

  戎容笑着,眼里泪花打转“你可不止答应我这一件事。”

  “我知道,”池弥低笑,伸手从西装袋中取出一枚指环,托起戎容的手,慢慢套入无名指“项链、耳环…只差戒指,今天齐了。”

  “池弥,你这个笨蛋…”戎容拉着他站起身,又是哭又是笑“那都是开玩笑的,我又不喜欢金银首饰,要这些虚的干什么啦…有你,有你…”就够了呀。

  突然,有人吹了声口哨。

  紧接着,大门口探出了一个脑袋、两个脑袋…一群人也不知道偷偷在门外看了多久的偶像剧,终于忍不住起着哄面了。

  戎容一眼看见挽着姜河胳膊弯的黎倩,带着哭腔,笑着说:“倩倩姐!你居然把我的秘密告诉姜河!重亲友呀…”

  “不不,不是倩倩告诉我的。”姜河连忙替女友解释“明明是池哥自己先发现的,叫我帮忙把你鞋柜里的高跟鞋都给倩倩保管,还怼了我们聚餐吃火锅的合理要求!像这样,傻子也猜到了啊,我…顶多也就是跟倩倩侧面证实。”

  戎容终于明白,不是她记忆力衰退才忘记鞋子收哪儿了,而是根本就被池某人偷渡走了!

  程宛月手里端着相机,清了清嗓子“容容,我拍了好几张,我觉得由你自己来挑一下,用哪张比较好。”

  戎容迷茫地问:“用来干什么?”

  “发专访稿啊,”程宛月笑道“新入手金带,连夜求婚还一下带回家三个宝…三喜临门,这么大新闻,我不写难道还留给别人吗?”

  明伦连连点头“老婆大人说的是,要写,大写特写。尤其是墙上那幅,咳咳,记得给特写。”边说,目光飘向池弥的那幅处女作。

  众人大笑。

  戎容乘着没人注意,悄悄戳戳池弥“那个画,真的是你画的呀?”

  “嗯,怎么,很丑吗?”

  “不不不,能看得出是一男一女。”对于从来不肯拿笔画画的学渣弥来说,委实不易。

  池弥:“…”他老婆的要求可真低。

  “不过能不能冒昧地问一句。”

  “嗯?”

  戎容弱弱地问“那个男生手里拿的火腿肠一样的…是什么东西?”

  池弥眼角了下,半晌,才握住戎容的手,将他那条新鲜入手的红色的金带提到她眼前。

  戎容眨眨眼,扑哧笑出了声“像的,真的…池弥,你这画画了多久?”

  池弥背过身,没回答。

  “前阵子你早出晚归的,该不会,就是在外面画这个吧…”

  他还是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戎容心头一热,这个傻瓜啊…比赛之前,居然还分心做这些,真是…

  她走上前,从背后环住池弥的,脸贴着他的背轻声说“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越来越爱你了?”

  “嗯。”“可我发现,最近没有‘越来越’了耶…”

  “…嗯?”

  戎容收紧了手臂,小小声地说:“因为已经分了。”

  “这样…”池弥沉,握着她的手反过身,低头与她额头相抵,凤眸带笑,用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说“第一百零一分,等明年再一并补上?”

  【全文终】  wWw.wXiANXs.CoM 
上一章   容我为你痴迷   下一章 ( 没有了 )
《容我为你痴迷》是逐心的最新小说,无限小说网提供容我为你痴迷最新章节TXT免费阅读,无限小说网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容我为你痴迷最新章节,尽力最快速更新容我为你痴迷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