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提供摧花狂魔最新章节TXT免费阅读
无限小说网
无限小说网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名著 都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综合其它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校园小说 科幻小说
好看的小说 猎艳江湖 妖界游记 与你同眠 青舂韵事 恋乳少年 恋母往事 我和姐姐 新婚泛爱 恋落琉璃 错位情缘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无限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摧花狂魔  作者:小渝 书号:11768  时间:2016/8/19  字数:8541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 → )
一早,宣昂就被门外的纷扰嘈杂声惊醒。

  “宣昂?”昊辰儿着惺忪的眼,一脸惘的看向宣昂。

  “没事,你再睡一会儿。”宣昴拍抚着她,替她拉起薄被遮住赤luo的身子。

  见她又闭上眼睡去,他才放轻动作下

  一开门,就见庭院里站了人,看到他,全跪下去参拜,“王爷千岁。”

  宣昴挑挑眉,清冷的眸子扫过众人,“平身。”

  “谢王爷。”

  宣昴轻哼了一声,“干嘛这么大的排场?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吗?”

  带头的黑顃上前在宣昴耳边低语,“这些都是珞郡主的侍卫,他们是千里迢迢从京城来找王爷的。”果然,亭中立着一位身穿富贵华服的锦衣女子,正矜贵地望着他们看。

  黑顃身旁的白志撇撇嘴,“还不是你那个皇帝老爹,嫌天下太平没啥事好管,又假藉名目送对像来给你了。”这种事近年来特别多。难怪宣昴宁愿在外面当闲云野鹤,也不愿回硕南王府当个富贵王爷。

  “白宓,不准无礼!天下太平不好吗?”黑顃低斥道。

  “够了,都退下吧!”宣昴冷声命令。

  一个是做事一板一眼的硕南王府总侍卫黑顃,另一个则是不拘小节、看不惯逢的多情山庄子弟白宓,两人凑在一起就爱斗嘴,身为他们的主子,宣昴早就习以为常了。

  挥退众人,宣昴轻轻推开房门,缓步走进房间,不想惊醒仍在沉睡的昊辰儿。

  他坐在沿,温柔地轻抚着她细的脸颊。

  感觉有人在碰触她,昊辰儿轻掀眼睑,半撑起身子,“宣昴?”

  “醒了吗?要不要吃早点?”他温柔的轻拢着她银白的发丝。

  昊辰儿拉着薄被遮住赤luo的前,“我不饿,不过,睡得身体黏黏的,想洗澡。”

  宣昴点点头,走到门外低声吩咐了一句,又走回边。

  不一会儿,动作迅速的伙计就送了大澡盆和热水进来。

  宣昴放下轻纱,遮住昊辰儿赤luo的娇躯,不想让人看见。

  等伙计走后,他才抱着昊辰儿起见,把她放进瀰漫着轻烟的澡盆,替她起长发,用丝带束成发髻。

  昊辰儿红着脸,有些彆扭,“我自己来就好了…啊!你干嘛衣服?”

  宣昴对她眨眨眼,“我也想洗澡呀!”手上衣的动作没停。

  “你要洗澡,可以请伙计再送一个澡盆来,不要和我挤啦!”昊辰儿又羞又急地叫道。

  宣昴扬起勾魂的笑,“有什么关系?你的身体我早就看过、摸过了,而我的身体你不也都看过了吗?”卸下最后”件衣服,他轻轻地滑入浴盆,让她靠着他的膛,在她耳畔轻语,“你还害躁呀?昨晚那个大胆的摸遍我全身,还张嘴含…”

  昊辰儿连忙摀住他的嘴,脸蛋通红,“你别再提了啦!再提,我就不理你了。”

  宣昴朗笑着拉下她的小手,点点她的鼻子,“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和我唱反调。”

  昊辰儿嘟着嘴,不敢再多话。

  宣昴起她一绺掉下来的发丝,捧着水淋泼在她细白无瑕的肩颈,看着她雪白的肌肤在热水的熏泽下形成淡淡的粉红色,忍不住惑地低头啃咬着她粉的肩胛。

  昊辰儿笑着闪躲,“好…不要咬我啦!好…”

  “亲我,我就不咬你。”宣昴无赖地指着自己的嘴巴要求。

  昊辰儿怕他又咬她,只好转身双手扶在他的肩上,轻轻的在他的嘴上飞快地触了一下。

  宣昴挑起眉,“就这个样子?”

  “人家已经亲了,你不可以耍赖。”昊辰儿嘟着嘴说。“啊…救命。”

  话还没说完,宣昴就又低头啃咬着她细的脖子。

  “救命…对不起嘛!救命呀…”昊辰儿又叫又笑地推着他。

  “砰!”一声,黑顃和白宓神色紧张地闯了进来。

  “啊!”昊辰儿慌乱地双手环,躲进宣昴的怀里,不敢抬起头来。

  看清了情况,黑顃和白宓也尴尬地定住动作,僵在原地。

  “还不快滚出去!”宣昴冷冷地命令,侧身挡住他们的视线。这种属下,尽忠职守得太过火了吧!

  白宓摸摸鼻子,拉着黑顃飞快地溜出房间,还轻手轻脚地替他们掩上房门。

  糟了!主子的表情好象非常不喔!谁教他们破坏了他鸳鸯戏水的乐趣。

  白宓用手肘碰碰黑顃,“喂!这个时候咱们还是闪远一点,免得等一下被无名火烧到。”说完,便拉着黑顃远远地离开宣昴的房门。

  昊辰儿埋在由旦昴的怀里不肯起身,“都是你啦!”丢死人了。

  “我?叫的人可不是我。”宣昴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还说!还不都是你!”昊辰儿不依地捶着他。“人家没脸出去了啦!”

  “那好,不出去我们就一直待在这个房间里吧!”宣昴笑道。

  “你…”昊辰儿不

  “我怎样?很帅对不对?难怪你会恋上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已经很努力让自己不要这么帅了,可惜就是没办法,还是不小心就会有人爱上我。”

  “噁心,你在讲笑话给我听呀?大**!”昊辰儿白了他一眼。

  “嗯!什么?谁是大**呀?”宣昴威胁地瞇起眼,大手在水里握住她滑腻的纤,一把捏紧。

  “啊!好痛喔!”昊辰儿皱着小脸叫疼。

  “辰儿乖,你刚刚说谁是大**呀?再说一遍。”

  昊辰儿委屈地扁着小嘴,“没有啦!你不是大**,你是大帅哥啦!”

  “乖,辰儿真有眼光。”宣昴笑着轻吻她粉的颊。

  两人在浴盆里玩了许久,宣昴才肯放过昊辰儿,当然也吃了许多豆腐。

  这会儿,宣昴已穿戴好衣裳,支着头侧躺在上,慵懒地看着昊辰儿梳理长发。

  丝丝白发在光线下闪着几近透明的银光,宣昴伸手住一绺发丝,卷绕在指间再放开。

  “不要绑。”他喜欢看她飘散着长发的模样。

  昊辰儿捉着头发,大眼委屈地瞅着他,“不绑会热耶!而且的好丑。”

  宣昴拢着她的长发,“不会,谁敢说我的辰儿丑,我就把他们全捉起来打**。”

  昊辰儿闭上眼,舒服地享受他厚实的大手抚摸她的感觉,的、热热的,让她很有安全感。

  她喃喃地说:“我想要剪头发。”头发太长了,该修剪了。

  “不准剪。”宣昴揪紧了她的头发,惹来她的痛呼,好一会儿后才又放开。

  “不准剪,剪了就小心你的**。”他霸道地命令。

  昊辰儿嘟着嘴,大眼瞅着他不说话。哼!哪有人这么恶霸的嘛!

  宣昴看着她倔强的小脸,不微微一笑,起身把她抱到怀里,轻轻啄吻着她嫣红的小嘴,再将舌头移到她细致的耳廓轻,在她耳畔呼气,“辰儿的头发很美,我喜欢看辰儿梳头发的模样,所以不要剪,一寸都不要剪,为我留着好不好?”

  看她在他怀中轻颤,耳贝泛起淡淡的粉红,宣昴得意地笑了,情不自的将舌头伸进她小巧的耳内轻。昊辰儿受不住的捉紧了他,全身泛起阵阵轻颤。

  “不要剪,好不好?”他又细声道。

  昊辰儿只能无力地瘫软在他怀里,虚弱地答应,“好。”

  宣昴奖励地吻了吻她后,才放开手,将梳子放到她的手里,“帮我梳头发。”

  昊辰儿爬到他身后,跪在上为他梳着长及背部的浓黑头发,灵巧地为他束起发束,拍拍他的肩,“好了。”

  宣昴转身抱住她,“为了答谢你,亲一个。”嘴又凑到她的小脸上。

  昊辰儿娇笑着推拒,“老爱不正经的吃人家豆腐。”说归说,不过,她还是让宣昴得逞地吻住了小嘴。

  “辰儿,你好香。”宣昴凑在她颈间间着,“从没看你抹香粉,但你身上却总是带着梅香。”从很久之前就发觉她身上总是带着淡淡的梅花香气。

  昊辰儿偏头想了想,“大概是我从小就在梅林中长大,娘都用梅子做菜,还会采梅花做香包,连洗澡也都放梅花花瓣,所以才会浑身都带着梅香吧!我自己倒是没感觉,味道很浓吗?”她伸起手问着,却感觉不出他所说的梅香。

  宣昴用牙齿咬开她颈间的盘扣,凑在她前,嗅着那淡淡的梅花香,“你好香,我以后就叫你香宝贝。”温热的舌头轻着她细的肌肤。

  突然,昊辰儿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她抱着肚子,无辜地瞅着他,“我肚子饿了。”她的话打断了他想继续耳鬓厮磨的企图。

  宣昴挑高眉,朗朗的笑了。唉!这个磨人的小东西呀!

  宣昴搂着昊辰儿走出房门时,已经上三竿,他知道昊辰儿怕热,特地吩咐要在后院的凉亭里用餐。

  宣昴走到后院,就见黑顃和白宓已在亭中等候。

  宣昴坐下后,拉着昊辰儿亲密的坐到他的腿上。

  “骆姊姊和湜儿呢?”昊辰儿问。她把雪儿放到旁边的椅子上,拿了一片新鲜的西瓜给牠啃食。

  黑顃奉上一封信,“听掌柜的说,骆氏母子今一早就不见踪影,只留了一封信在房里。”

  昊辰儿展信一看,眉头便皱了起来。“啊——骆姊姊他们真的走了,信里也没写要去哪里,只是谢讨我们对他们母子的照顾。”她揪着宣昴的衣袖说:“宣昴,他们不见了,怎么办?骆姊姊还身染剧毒,撑不了多久的,我们赶紧去把他们找回来好不好?”

  宣昴接过信,浏览了一遍,拍拍她的脸颊,“别担心了,骆姑娘不是愚勇之人,她会离开一定有她的理由,如果你不放心,我命人寻找就是了。”

  昊辰儿高兴地在他颊上亲了一下,“谢谢,你真好。”

  宣昴轻笑着抬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小嘴上轻啄,“错了,我是为了你。”

  昊辰儿甜甜的笑了。无所谓,不管他是为了骆姊姊,或是为了她,只要他肯帮忙就好了。

  黑顃和白宓惊讶地看着宣昴,眼前这个人可是那个风惆傥,视女人为玩伴的多情公子?

  “你们怎么啦?”昊辰儿好奇地在他们面前挥挥手,他们怎么一直盯着她看?瞪大的眼珠子好象都快掉下来了。

  “他们没事,别管他们。”他扳过她的小脸,夹了一口凉拌笋丝喂到她的嘴里。

  黑顃和白宓更惊讶了,这个眼含柔情,甘心伺候女人进食的男人,真是他们多情的主子吗?

  此时,珞郡主带着侍女正娉婷走来。

  “宣王爷。”珞郡主娇声向宣昴问好。

  她一直耳闻颁南王府宣王爷英俊拔,又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皇子,她早就对他心生爱一暴了,得知皇上有意将她许配给他时,更是兴奋莫名。

  “珞郡主。”宣昴冷淡地朝她点了点头,注意力又转回昊辰儿身上,“吃口酱醋白菜开开胃。”

  “不要,辣辣的,我要吃醃桃。”她指着另一盘菜。

  宣昴反手把酱醋白菜送进自己的嘴里,又夹了一块醃桃给昊辰儿,含笑的看着她足的小脸。

  珞郡主因宣昴没理睬她的态度而微愠,但表面上却仍是维持落落大方的模样说:“宣王爷,这位是?”

  宣昴眼眸带笑地在昊辰儿腮边亲了一记,“她是我的香宝贝,也是我未过门的子。”

  “子?”珞郡主惊一声。

  “没错,我打算尽快娶她过门。”宣昴示威地搂紧了怀中的人儿。

  珞郡主立刻惨白了脸,“那…恭喜宣王爷。”自小训练的淑女风度让她不至于当场“变脸”

  “你怎么了?脸色很难看耶!是不是不舒服呀?”昊辰儿关心的看着她,怎么好端端的会突然就白了脸呢?

  瑶郡主却直觉地认为昊辰儿是在向她示威,板着一张俏脸,冷冷的丢下一句,“不关你的事。”便恼怒地拂袖而去。

  昊辰儿吓了一跳,直拍着口,“她怎么这么兇呀?我又没惹到她。”

  宣昴没朝珞郡主离去的方向看上一眼,只是专注地餵着昊辰儿,“来,这个蟹黄烧卖很好吃,吃一个。”他又餵了一个烧卖给她。

  昊辰儿看着宣昴的俊脸,突然有些了解珞郡主的举动了。她无意识的咀着嘴里的烧卖,怔愣地盯着宣昴发呆。

  “怎么了?”宣昴挑起眉,有些疑惑。

  昊辰儿微微皱起双眉,摇摇头。

  宣昴笼溺的笑了笑,又夹了菜餵她。

  昊辰儿只是偏着头,沉田心地看着他,被动地让他餵着。

  “我不想嫁给你。”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宣昴夹菜的手顿住了,放下筷子看着她,“为什么?”

  “因为你不像我爹爹。”

  “你爹?”这事和她爹有什么关系?

  “我爹爹很帅,是我见过最帅的人。”她一脸崇拜的说。

  “所以呢?”他就不帅吗?宣昴皱着眉,心里颇不是滋味。

  “所以每回出门,都有很多女人对他投怀送抱,可是除了娘之外,爹爹从没正眼瞧过别的女人一眼。”

  宣昴总算明白了她的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不像你爹一样,只对一个女人忠心?”

  昊辰儿点点头。她没忘记宣昴曾和那个叫绮君的女子同共枕过。

  以前她不懂,可她现在已经了解男女之间的事了,如今一回想起来,那种酸酸的醋意和怀疑便全冒了上来。

  “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宣昴开始后悔以前的放了。

  “以后呢?”他会不会在找到新的目标后,就不再理她了?

  “现在到以后,我今生就只有你一个人。”宣昴保证道。

  昊辰儿看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不相信你。”

  宣昴突然了解到所谓爱情的苦涩,难道这是上天对他多情,却从未付出真心的惩罚?

  昊辰儿皱着眉想压抑心底那股酸楚的感觉。她喜欢宣昴…不,应该说是宣昴一直没让她有喜欢别人的机会,一路上,他都霸道地强制她留在他的身边,一开始她只觉得有些委屈,却没抗议。

  现在她才明白,因为她喜欢他,所以不介意他对自己的独断,可是,她没信心…宣昴会像爹爹一样,只对她一个人好吗?她真的不知道…她只知道,看到别的女人对宣昴示好,她的心里就会隐隐痛,而如果宣昴也像对她似的对别人好,她一定会比现在更难过、更不快乐的。她不想变成这个样子,而要解决这种心痛,最好的方法就是:“我不想嫁给你了。”昊辰儿下了结论。

  宣昴倏地捉紧了她的肩,力道大得几乎抓痛了她,“不准!我不准你说这种话!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

  昊辰儿挣扎着,大眼中蓄了泪水,“不是,我不是你的。坏人,我不要嫁给你了,坏蛋!”

  “你敢?!”宣昴的俊脸逐渐凝聚起狂怒的风暴。

  “有什么不敢?我不要嫁你、不要嫁你,我不要嫁你…”昊辰儿一迭声的哭喊着,双手不停地捶打着他的肩。

  宣昴愤怒地攫住她的,强硬地以舌撬开她的瓣,狂地侵略她的舌,大手则紧握住她的纤,让她柔软的身体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身上。

  昊辰儿在他下哭叫着,却挣不开他的掌握,急怒之下,她推出落月掌,震退了宣昴…宣昴一时不察,被震退了两步,呛咳出一大口鲜血。

  “宣昴…”昊辰儿担心地伸出手,却被他眸中的騺吓得缩回手,愣了一下,就哭着转头翻飞过墙簷而去。

  “王爷!”

  “少庄主!”

  黑顃与白宓同时伸出手扶宣昴,却被他挥手制止。

  “没事。”

  抹去角的血渍,宣昴看着昊辰儿离去的方向,眸子深沉如闇夜,他捏紧了手掌,决然的转身回房。

  ☆☆☆

  “宣王爷。”珞郡主走进宣昂的房里。

  早上遭到宣昴漠视的羞辱后,她羞愤难当,关闷在房里哭了大半天。

  后来,她听说那个昊辰儿拒绝了宣王爷的求婚,还打伤了宣王爷,在侍女的鼓噪下,她才又湧起了希望,特地妆扮了一下,还亲自下厨熬了活血的药汁,怀着趁虚而入的希望而来。

  “珞郡主。”看到她,本来躺在上枕着双臂发呆的宣昴,翻身下

  “宣王爷的身子好些了吗?我特地熬了雪参汤给您补补身子。”她示意身后的女侍放下手里端的药盅,素手舀了一碗药汤送到宣昴面前。

  “有劳郡主费心,宣昴的伤并无大碍。”他只是一时闪避不及,才会中了昊辰儿那掌,运功行气调养后,已完全无事了。

  “不,一点都不费心,是我自己愿意的。”珞郡主急道,说完便羞红了脸。她拿起青瓷碗,舀了一汤匙,有些羞涩的说:“请宣王爷赶紧趁热喝,凉了就失去药效了。”

  宣昴沉思地看着她,他第一次仔细看珞郡主,他爹为他的婚事着急,为他挑选的对象都属于才貌兼备的女子。细瞧珞郡主,他不得不承认她冷的容貌别有一番动人的神韵,只是,比起揪着他的心的那个小人儿,总是少了一种动心的感觉。

  瑶郡主拿着汤匙的手已有些微颤,他…是否觉得她太不矜持了?

  她颤着手几乎要放弃时,宣昴竟出乎她意料的就着她的手喝下菜汁。

  珞郡主怔愣了一下,马上绽开欣喜的笑靥。“好喝吗?我怕你不习惯参味过重,还特别加了莲子和蜂。”细心体贴的方式,令她的女温柔更加展无遗。

  宣昴没答话,只是就着她的手,让她一匙一匙餵着碗里的菜汁,直至碗底朝天。

  瑶郡主掏出丝帕递给他,眼眸发亮地瞅着他。

  她心中暗自欣喜,他是否已经开始注意到自己了?他肯让她喂药,那是不是表示她仍有机会?

  宣昴接过丝帕,顺势拉着她,让她倒进他怀里,且一语不发的俯首吻住了她。

  珞郡主惊了一口气,随即陶醉地闭上眼睛,让他带领着她,令彼此的舌不断纠

  结束了这个吻,珞郡主脸驼红,抬头看着宣昴,却见他神色复杂地望着自己,狭长的眼眸有着她不了解的复杂情感。

  忽然,宣昴带着怒气地又低头吻住了她,更加狂咬着她的舌,在她沉醉在他热烈的吻时,却又突然推开了她。

  珞郡主茫然不知所措,愣愣地抚着,他…怎么了?

  “你走吧!”宣昴握紧了拳,撇过脸不愿看她。

  “宣王爷…”珞郡主不解的低唤着。

  宣昴痛苦地闭起眼睛,“对不起。”

  珞郡主突然明白,他之所以会吻她不是因为喜欢她,只是为了厘清他对昊辰儿的感情。她的眼眶泛出伤心的泪水,捂着嘴,怀着心的羞辱,转身奔去。

  “砰!”宣昴用力地捶了下石桌的一角。

  他没办法!除了昊辰儿,他没办法对别人产生望啊!

  ☆☆☆

  月儿明亮,空星子熠亮。

  一抹粉的身影轻盈地越过高墙,悄悄地走进宣昴的房间。

  “雪儿…雪儿?”昊辰儿轻声地唤着宠物的名字。

  趴在石椅上的雪狐懒懒地抬起眼,看见昊辰儿时,兴奋地吱叫了一声。

  昊辰儿循声悄悄地走了过去,抱起雪狐。“嘘,不要叫喔!”当她正要蹑足走出房门时。

  躺在上的宣昴却在此时剧烈地咳了起来。

  昊辰儿忧心的想了一下,放下雪狐,忍不住走向边。

  她轻轻地探了探他的腕脉,从怀里掏出一个细长的瓶子,倒出一颗绿色的丹药放到他的口中。

  怔愣地盯着他的脸好一会儿,才轻轻歎了一口气,起身离开。

  她抱起雪狐,无声地打开房门,“砰!”一只大手突然从她身后拍上了门。

  宣昴极轻、极柔的声音在屋内低沉的响起,“你还想逃去哪里?”

  昊辰儿瞠大了眼转过身,只见宣昴正好端端的站在她的身后。

  她一急,朝他挥出一掌,却被宣昴快一步地点住道,瘫软在他怀里。

  宣昴俊美的脸庞泛出魅的异彩,俯下身在她耳畔低语。

  “我说过,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  Www.WxIaNXs.COM 
上一章   摧花狂魔   下一章 ( → )
《摧花狂魔》是小渝的最新小说,无限小说网提供摧花狂魔最新章节TXT免费阅读,无限小说网第一时间为您提供摧花狂魔最新章节,尽力最快速更新摧花狂魔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