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提供摧花狂魔最新章节TXT免费阅读
无限小说网
无限小说网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名著 都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综合其它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校园小说 科幻小说
好看的小说 猎艳江湖 妖界游记 与你同眠 青舂韵事 恋乳少年 恋母往事 我和姐姐 新婚泛爱 恋落琉璃 错位情缘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无限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摧花狂魔  作者:小渝 书号:11768  时间:2016/8/19  字数:5753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就这样,骆冰彤母子加入了他们的旅程,一行人往天山而去。

  刚开始,骆冰彤母子和昊辰儿同坐一车,湜儿和昊辰儿像两个小孩子似的,常常玩成一团,反而冷落了宣昴。

  宣昴可不喜欢昊辰儿把注意力放在除了他以外的人身上,于是,在下一个城镇,另外雇了一辆马车,让骆冰彤母子乘坐,他则弃马和昊辰儿同坐一车。

  是夜,他们投宿在客栈中,只见客栈的另侧上房外站了许多名佩刀侍卫,后来才知道是有一位王爷带着家眷出游。

  夜凉如水,怕热的昊辰儿抱着雪儿在后院的花园里赏月乘凉。

  湜儿因为晕车,早早便和骆冰彤进房歇息了。

  “姑娘,还需要一些什么吗?”伙计送上冰镇甜汤和糕点,忍不住好奇地盯着白发的昊辰儿猛瞧。

  他可是生平第一回看到头银丝的少女,长得可真娇俏啊!若不是活生生地站在他眼前,他还以为是从哪个画里跑出来的仙女呢!

  昊辰儿笑着摇摇头,“不了,谢谢你。”并挥手让他退下。

  伙计离开时,还依依不舍的频频回首看她。

  纤手挑出甜汤中的冰块,给趴在桌上懒洋洋的雪儿消暑,她一脸幸福的喝着甜汤,啊!真凉,真好喝。

  望着天空中的明月,昊辰儿喃喃的说:“雪儿,你觉不觉得,虽然月亮都是同一个,但是…梅林里的月亮好象就是特别圆,也特别亮?”

  雪儿抬头望了她一眼,又趴了下去。

  “不知道星儿现在怎么样了?娘是不是也和以前一样老爱腻着爹爹?”

  她想星儿…也想爹爹和娘…梅林好象已经离她很远很远了…突地,一阵斥喝声传来。“喂!走开走开,王爷要在这里赏月,还不快走开!”侍卫不客气地赶她走。

  被打断思绪的昊辰儿,不悦地瞪着来人,“为什么他来我就要让?是我先来的耶!”

  “大胆,竟敢冒犯王爷!”侍卫怒目同斥喝。

  “我哪里冒犯他了?明明就是我先来的,你凭什么赶我走呀?”昊辰儿就是不起身,什么嘛!真是无理取闹。

  侍卫怒目一瞪,出手就要捉她…此时,身着华服,一身富贵的齐王爷和家眷正好走过来,看见美丽的昊辰儿,不眼睛一亮,“住手。”

  挥手叫侍卫退下。

  昊辰儿瞪大眼*没好气地打量着来人。

  哼!就是这个人呀!穿得活像只孔雀似的,包!

  齐王爷瞇起眼上下打量着她,啧啧,真是个活生香的小美人啊!他看遍了大江南北的佳丽,就是没遇过如此似白雪捏出来的俏人,一身滑腻香肌、白无瑕,大眼、俏鼻,配上小小的红,神情灵活逗人,尤其是那一头异于常人的银丝,更增添她神秘的气息。

  看着看着,不心大起,他想要这女孩儿!

  “小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陪本王一起赏月可好?”他举步往她走去。

  身后的一干美眷,嫉妒又愤恨地看着齐王爷的模样。

  少王爷齐隽则冷哼了一声,似早不屑齐王爷这种令人不齿的作为。

  昊辰儿瞪了他一眼,没等他走近身,便抱起雪儿要离开。哼!大**!口水都快摘下来了啦!

  “小美人,等等。”齐王爷快步向前,短肥的手掌握住昊辰儿的皓腕。

  昊辰儿莲步轻移,动作灵巧的闪过他的魔掌。

  “别走呀!小美人儿。”齐王爷仍不死心,又要欺身上前。

  雪儿似感染到昊辰儿的不悦,警戒地出森森的白牙。

  眼中只有美的齐王爷,根本没将雪儿看在眼里,仍是伸手向昊辰儿捉去,一瞬间,只见白影迅速动了一下,齐王爷便发出哀嚎,“哎呀!”肥胖的臂上汨汨出鲜血。

  昊辰儿怀里的雪儿噬血地吱吱叫着,白牙上沾着点点刺眼的血迹。

  侍卫马上快速地围住了昊辰儿,一干美眷则发出惊呼尖叫,拥近王爷身边,吱吱喳喳地像王爷已命在旦夕似的慌张。

  “把她给我拿下。”齐王爷气得全身肥抖动,高声命令道。

  “等等!”齐隽突地出声,兴奋地看着雪儿。“小心别伤了她怀里的雪狐。”他刚刚才看清楚,那可是三至宝中的“天山雪狐”呀!

  “无!”昊辰儿娇喝一声,雪白的身影翩翩飞起,和围上来的众多侍卫打了起来。

  昊辰儿的武功岂是普通人可比?但是抱着雪儿,无法施出双掌,又缺少实际打斗经验,一时间被人数众多的侍卫困住,不了身…“住手!”倏地”道育影掠入凉亭之内,抱起昊辰儿,翻飞间踢飞了侍卫。

  衣袂翩翩落在月下,向来轻柔带笑的俊容此刻怒意微凛。

  “宣昴,他们欺负我。”昊辰儿投入他的怀里告状。

  见到宣昴后,她的委屈在一瞬间全湧了上来,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委屈的紧搂着他的

  宣昴冷眼斜睨过众人,大掌轻抚着怀里的人儿。

  “是谁欺负了她?”一字一句冷冷地从他的齿间迸出。

  齐王爷被他的威严吓退了两步,额际隐隐冒出冷汗。一会儿,突然想起他自己的身分,哑着嗓子,虚张声势地喊道:“大胆刁民,见到本王在此,还敢如此放肆?”

  “王爷?”宣昴冷嗤一声,“王爷又如何?王爷就可以仗势欺人、强取豪夺吗?”利眸一瞪,“不怕我告上天子,判你个门抄斩?”他声势慑人地住众人的气势。

  “哼!你是哪里窜出的鼠辈?竟敢大言不惭的说要告上天子跟前?天子岂是你这种鼠辈随时可以得见的?”齐隽不屑地睨着宣昴。“更别说天高皇帝远了,他哪管得了你们?在这里,我们齐王府就是天理,就是公道,你要上哪儿告去?又要找谁来判?来人呀!把他拿下。”

  宣昴推掌将昊辰儿送出亭外,翻身踢飞一名飞朴而上的侍卫,反手由自出软剑,锐利的软剑在月光映照下冷冷地发出虹光,眨眼间便穿透了侍卫们拿刀的手腕。

  略一使劲,刀子纷纷落地,侍卫们一个个捂着手腕后退。

  “啪啪啪啪”不知何时,回栏上坐了一个俊朗男子,为方才采的打斗拍手。

  “『多情公子无情剑,剑出明朝难再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啊!”他朗声笑道。

  齐隽见到他,如遇救星般兴奋地大叫,“武亟,我出十万两,你快擒下他们。”

  武亟啧啧有声的伸出食指摇着,“不行,不行,太不划算了。”

  宣昴斜睨了他一眼,收回软剑,搂住昊辰儿。

  “二十万两,我出二十万两。”齐隽连忙加价。

  武亟还是摇着食指,“太不划算,太不划算了。”

  “三十万!”齐隽一口气吼出三十万。“武亟,平花十万两即可买一条人命,你别乘机抬高价码。”

  武亟听到三十万两,眼睛一亮,不过,随即又摇着食指,“三十万两的确很令人心动,不过…不划算呀!”

  “为什么?”齐隽怒吼道。

  “因为…他是多情公子,动了他就等于惹上整个多情山庄,到时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武亟的眼眸闪着看好戏的光芒,“更何况,你知道他爹是说吗?”

  “谁?”齐隽不屑的冷哼,管他爹是谁,只要抢下他便是了。

  “啧啧啧!齐少王爷,火气不要大大呀!免得待会儿就换成你不知道怎么死的了!多情公子他爹呀…”他吊人胃口地顿了顿,“就是你们口中那个天高皇帝远的皇帝呀!他可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硕南王府的宣王爷,和你们这种不知道是哪一代祖宗传下来的小小小王爷,可大大的不相同呢!你们说,三十万两是不是不划算呀?”

  武亟的眼眸里是谵笑,存心看平作威作福,老子老不修、小子不学好的齐王府吃鳖。

  硕、硕南…王爷…齐王爷不敢置信的退了两步,全身的肥吓得直抖个不停。

  “饶命啊…”齐王爷一行人全跪了下来,趴伏在地上不敢抬起头,连硬着脾气不肯下跪的齐隽也被齐王爷拖着跪了下去。

  “宣王爷饶命,宣王爷饶命,本王…不,臣不知是王爷您,方才多有得罪,还请王爷开恩、王爷饶命…”齐王爷卑微地讨饶,一干美眷也都跪在他身边,哀声求饶。

  只有齐隽,紧闭着不肯开口,心里仍是高效不服。

  宣昴低头,“辰儿,你说呢?”

  昊辰儿对他一笑,“要我做主呀?”

  宣昴点点头,被害者是她,理应由她决定。

  “要我做主嘛:”灵活的大眼斜睨过趴伏在地上的众人,“我说,就把他们全砍了,一了百了。”吓死他们,哼!

  “姑娘饶命、姑娘饶命…”众人急得对她磕起头来,齐王爷则吓得涕泪纵横,只差没

  “哼!你们现在会求饶啦?刚刚是怎么对付我的?老地直盯着我,还想吃我豆腐;小混蛋竟然想抢雪儿!明明就是我先在这里赏月的,凭什么就为了你是那个什么们王爷,我就得让你呀?你娘没教过你是不是?

  一点家教和秾貌都没有,看了就生气!”难得有人让她骂,她第一回骂得如此爽快。一连串的话骂完,她才吐了一口大气。呼!真

  抬头看宣昴,却见他青了脸色。

  “臣不对,臣该死,请姑娘饶命,王爷饶命。”

  宣昴没看到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现在才知道齐王爷竟想染指昊辰儿,若他没出现,昊辰儿落到他手上岂不…他眉眼一瞪,全身迸出冷冽的杀气,“既然你都知道该死了,那就领死吧!”

  齐王爷经他这么一吓,眼一翻,竟晕死了过去,一干女眷又急得呼天抢地,只有齐隽冷冷地不发一言,也没过去扶齐王爷。

  宣昴见他这种孬样,杀气也没了,杀这种人,只是白白脏了他的手。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他的冷眸扫过武亟,“三十万两,替我各砍下他俩一只手。”说完,他便搂着昊辰儿头也不回地离去。

  他可不想让心地善良的她见到血腥。

  武亟眼睛发亮,着双掌走向齐家父子,诡笑道:“嘿嘿!不好意思,你们也听到了,做生意嘛!”只要两只手就有三十万两耶!

  他凌空划下弯刀,诡的蓝光一闪,“啊——”就见齐王爷肥胖的手掌飞上半空中。

  他反身抵住齐隽的暗算,笑着道:“齐少王爷,怎么出手时连一声招呼也不打?小弟承受不起呀!”谑笑着和他短刃相接,迸出点点星火。

  “喝!”武亟猛喝一声,弯刀奇异地突分为二。他双手执刀,形如鬼魅般畅的动作,只一瞬间,齐隽又踉跄地跪落在地上,右臂以下呈现空的一片,鲜血洒而出,彷怫沾染了明月“这三十万两还好赚的嘛!”武亟搔着头,捡起断臂。

  呃,这样子拎着两只手,好象有点噁心耶!万一吓到那个叫什么辰儿姑娘的,宣昴下一个要杀的可能就是他了。

  武亟眼睛朝四处溜转,突地一亮,跃到齐王爷面前,使劲一撕,扯下了他那绣金镶银的外衣,包起了仍滴答着血的断臂。

  看着包里精美的布包,武亟得意的笑了,这样就不会吓到那个小姑娘了吧?

  一个纵身,便往宣昴的方向追去…

  ☆☆☆

  宣昴抱着昊辰儿回到客房,拥着她不发一言,俊脸微凛。

  昊辰儿的小手抚上他的脸庞,“不要这样板着脸,很可怕的耶!这世上就是会有那种无聊人,你气不完的。”像她和星儿从天山一路走来,也常遇到这种无聊男子。

  宣昴看着她,眼神有丝狂,手益发用力地拥着她,他就是没办法对她的事冷静。

  陡地低头吻住她红灩的小嘴,舌强势地挤进她的搅动,大手狂暴地扯开她的衣襟…

  忽然,她发出一声低泣,成串的泪珠滚落双颊。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但,她就是无法阻止自己的泪水。

  宣昴温柔无比地将她搂进怀中,好象她是一件无价珍宝般,他的贴在她的额上,“别哭。”他沙哑地说道:“请你别哭,你哭得我的心都快碎了。我没疼你吧?我只是想帮助你,小辰儿。”

  昊辰儿摇着头,“我不知道…可我就没办法停止这些泪水,我好蠢。”

  “不,你不蠢。”宣昴温柔地吻干她的泪痕,“你只是吓到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竟然忘记了你是这么纯洁的小东西。”他轻轻地把她的脸埋进他的膛里。

  宣昴一直喝喝低语着安抚她,直至她放松了身子,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宣昂轻抚着她雪白细致的背,他也许自私、卑鄙,利用她的纯真与无知,让她恋上男女之间的爱,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想放开她。

  除了他之外,他不准别人在她心中占有任何位置。

  只除了他!

  ☆☆☆

  武亟拎着包着断臂的布包,晃啊晃地坐在屋脊上。

  啧啧!月如此皎洁,若再有美酒一壶就更畅快了。

  展臂伸了伸懒,目光忽然被穿过回廊的纤细身影吸引住。

  这身影…好象一个五年前已不存在的人!

  瞇眼细瞧,他突地瞠大了眼,纵身翻下屋脊,往前方的身影追去。

  “冰彤。”

  前方的身影颤了一下,停下脚步,缓缓地转过身。

  果然是她!除了身子似乎比五年前更加纤细,面容也成了些之外,没有人能像她一样,有着这样一对澄澈清冷的眸子。

  “冰彤!”武亟激动地握住了她的肩。

  骆冰彤脸色苍白地闭了闭眼眸,良久,才幽幽的吐出一句——“武亟,好久不见。”  Www.WxiaNXs.COM 
上一章   摧花狂魔   下一章 ( → )
《摧花狂魔》是小渝的最新小说,无限小说网提供摧花狂魔最新章节TXT免费阅读,无限小说网第一时间为您提供摧花狂魔最新章节,尽力最快速更新摧花狂魔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