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提供青舂韵事最新章节TXT免费阅读
无限小说网
无限小说网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名著 都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综合其它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校园小说 科幻小说
好看的小说 猎艳江湖 妖界游记 与你同眠 青舂韵事 恋乳少年 恋母往事 我和姐姐 新婚泛爱 恋落琉璃 错位情缘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无限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青舂韵事  作者:恐龙 书号:11314  时间:2017/4/9  字数:6585 
上一章   第12章    下一章 ( → )
林鸿儒和钱香荷,经过那一次的郊游,两人更为密切了。

  林鸿儒每次和钱香荷相处时,林鸿儒都向她要求进一步的爱,但都被她巧妙的拒绝了,她不想这么早和他发生关系。

  一个清静寒冷的夜晚,林鸿儒来到钱香荷的住处。

  一进门,林鸿儒就抱着钱香荷吻起来,钱香荷也和往常一样,倒在他怀里,送上香吻。

  他们天天见面,天天有说不完的话,今天也不例外。

  一阵热吻过后,钱香荷说:“自从和你在红茶店认识之后,这些日子以来,天天见面,只要一分开就想你。”

  林鸿儒接着说:“我也是一样,你一回去,我就好像失去灵魂似的。”

  钱香荷说:“这些日子,没有你给我抚摸,我就睡不着!”

  林鸿儒抱起她来,放在上,两人躺着。

  钱香荷自然的伸开了手,林鸿儒把她的上衣和下,接着,把自己的衣服也光。钱香荷的那一对了出来,雪白细,粉红的头,突了起来。

  林鸿儒的嘴,就吻在她的头上,伸出舌尖,舐着她的头,一阵,钱香荷全身酥。林鸿儒的手,不停的往下摸,摸到三角上,他感到有子在很不方便,林鸿儒将她的股抬了一下,那条三角,就被他下来了。

  钱香荷用手掩盖着户,说:“你怎么这样嘛!每次都要人家的子。”

  林鸿儒说:“了这么多次,只有今天才下来啊!”钱香荷说:“你想干那种事,我不要!”

  林鸿儒说:“让我看看嘛!”

  钱香荷笑道:“有什么好看的?你为什么不给我看?”

  林鸿儒于是站了起来,说:“我光给你看好了!”

  说完,便开始掉自己的子,赤的呈现在钱香荷的面前。

  钱香荷脸上一红,赶紧闭上双眸,心里暗想着:

  (如果他也光了,那巴一出来,他就要我下面的户,怎么办?

  曾经听人家说,女人的小第一次给人会很痛的,而我们两个也忍耐这么久了,今天他如果要,怎么办?)

  正在想着,林鸿儒就得光光的,他的那大巴,硬硬的在面前。

  林鸿儒光了衣服,就拉着钱香荷的手,去碰触自己的大巴。

  林鸿儒此时对着钱香荷说:“帮我抚摸它好吗?”

  钱香荷看了他一眼,很想伸手去摸一下,可是又不好意思,索又将手缩回来。

  林鸿儒看着钱香荷将手缩回,急着对她说:“摸一下嘛!我硬得好厉害啊!”钱香荷看着林鸿儒的巴如此的长,感到非常的害怕,抖擞着说:“好怕人,那么大,我不敢摸!”

  林鸿儒也不听她说完,就拉着钱香荷的手,轻轻的在自己的巴上来回的磨擦着。钱香荷被他如此的牵引着,胆子也大了起来,反而用手握住林鸿儒的大巴,并且用力捏了一下。钱香荷将林鸿儒的具握在手里,热热的、硬硬的、又感觉到巴在震动着,觉得很好玩。

  钱香荷就笑着说:“这东西怎么会这么硬,还一跳一跳的,好吓人喔!”

  林鸿儒见她那天真的笑容,笑笑说:“它想进到你那去,所以才会硬啊!”钱香荷娇羞的脸颊一片泛红,慢慢的说:“我知道啊!可是我从来没有过这种事,且听说给男人,会痛得很厉害,尤其第一次会更痛。”

  林鸿儒眼见今晚可以得到钱香荷的体了,但怕她临阵逃,就温柔的对她说:“我会轻轻的入,你叫痛我就停止。”

  钱香荷见心上人如此温柔体贴的对待,如小鸟依人般的躺在他怀里,感到是如此的甜蜜。这时钱香荷不想扫爱人的雅兴,但又觉的有点不安,于是开口说:

  “鸿儒,告诉你老实话,其实我也很想试试那的滋味,反正女人都要经过这一次的,可是想到破瓜之痛,我就有点害怕了。”

  林鸿儒用手轻抚着钱香荷的秀发,并托起她的下巴,深情款款得看着她说:

  “我会温柔相待,不会很痛的。”

  说完,便低着头去亲吻她的嘴,并将舌伸入钱香荷的口中,与她的舌头打在一起,左手轻着钱香荷的耳垂子,右手则在她的肌肤上游走,让她感到爱前的爱抚是如此的美,而没有防御之心。慢慢的已将右手轻放在钱香荷的户上,在那突起的小山丘上轻着,有时还会她的小核。

  钱香荷的小,被林鸿儒摸得了起来,里面出了一股股的水。

  这时林鸿儒离开钱香荷的嘴,用手把她的分开,低头观赏起钱香荷的,里面红红的,又水汪汪的,一个红红的,十分可爱。

  钱香荷感到他将自己的翻开,害羞的紧闭双眸,慢慢把双腿打开,一切都交给他,她的玉手也把林鸿儒的巴握得紧紧的。

  钱香荷心想,这么大的巴,小怎能装得下呢?

  林鸿儒看着那红的小,及那突出鲜红的小蒂,忍不住低头去着钱香荷的,一只手去轻捏她的头。钱香荷被他上下齐手,简直无法招架,身体不停的扭动,忍不住的呼喊了:

  “哎呀!要命了,人家的小怎么感觉好呀!”

  林鸿儒听她这么一说,就知道她已火燃烧,有所需求了。林鸿儒不征求钱香荷的同意,就伸腿跨过她的身体了。

  钱香荷一看,林鸿儒整个身体已趴在她的身上,而那的大巴,正对准自己的小的门口,她又把大腿打开一些。林鸿儒知道她是处女之身,不敢一下将入她的内,就把头对准口,慢慢的磨擦着。

  钱香荷曾几何时受到如此的挑逗,小里像是千万只的蚂蚁般,感到深难耐,口也不停的水直。磨擦了几分钟,钱香荷的双手紧紧抱住林鸿儒的身体,下体不停的抖动,而感觉口滑滑的,忍不住的道出口:

  “鸿儒,不要再折磨我了,小真的好啊!你把进来一点,让我试试看会不会痛,不要再磨了。”

  林鸿儒说:“香荷,现在你的小里有爱的滋润很滑润,一顶就会进去了,而你是第一次开苞,难免会感到疼痛,但一会就好了。”

  钱香荷忧心忡忡的望着他,说:“我里面好喔!这样进去也会很痛吗?”

  林鸿儒抚摸着她的脸颊,安慰的说:“刚开始会痛一点点,但一下子就会感到非常的舒畅,这就所谓苦尽甘来嘛!”

  钱香荷听他如此说,也很想试试,就对他说:“那你就先进来吧!”

  林鸿儒就把自己的具,对准钱香荷的,先用头在口上擦几下,两片被他得分开了。钱香荷看他还在着,索用自己的双手,把小拨开一些。

  林鸿儒见她如此的合作,就不再折磨她,提着巴就往下了进去。钱香荷感到小被撕开般,一阵阵的裂痛袭上心头,忍不住的哀嚎起来:

  “哎呀!痛死我了!快出来呀!”

  林鸿儒感到巴已进了一半,小紧紧的套住巴,又见她痛的眼角都出泪水,就不敢再将巴送入。林鸿儒伏在钱香荷的身上,轻轻的擦拭她眼角的泪水,温和柔顺的安慰她:

  “对不起!痛你了,忍耐一下,一会就不痛了。”

  钱香荷哽咽的说:“死鬼,那么大力的进来,害人家又痛又涨的。”

  “还会很痛吗?”

  “还说呢,怎么不痛?你一进来就痛了。”

  林鸿儒看她的表情,不敢再将入,就在她的脸上亲吻着,一只手在她的房上,还用手指捏头。一阵的爱抚,减轻了钱香荷的疼痛,只感觉小里涨涨的。

  于是钱香荷又开口问道:“怎么这么涨?”

  “你的小从未过,又是那么的紧小,第一次进去,当然会感到涨涨的。”说完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享受对方的爱意。

  林鸿儒的手,不停的在她身上到处抚摸,摸的钱香荷忘记了痛苦,她就把身体动了一下,刚动了一下,身体就躺得更平一些。林鸿儒见她如此一动,想必小里是难耐,就把身体在往下一点,让剩余的巴全入钱香荷的小里。钱香荷又感到小里比之前更加的疼痛,又大叫起来:

  “呀…呀…要我命了…好…痛…痛死人了…”

  一面哀叫着,一面用手推着林鸿儒的身体,钱香荷觉得奇怪,越是推他,小就越痛,不推反而不怎么痛。痛得钱香荷头上冒汗,双眸流泪,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睛翻得好大,骂着。

  林鸿儒看她如此,心想长痛不如短痛,就把巴一下下的慢慢起来。

  这样的,钱香荷的里就一阵阵的剧痛,痛的眼泪直,她气得用双手在林鸿儒的身上捏。林鸿儒被她打,身子就动起来。身子一动,里的巴也跟着动,钱香荷的小,痛得简直要了命。钱香荷紧紧的抱住林鸿儒,不要让他再动,抱怨着说:

  “好了呀!我的小好痛,真吃不消了,快把出来吧!”

  林鸿儒并没有拔出巴,只是静静的伏在她的身上,钱香荷见他不再动,也不敢再打他了。钱香荷叉开大腿,只是气,心里在想,这个死鬼,得我痛死了!等他把巴拔出来之后,我要好好的整他,现在先忍一会,只要他不动,我就不会痛了。

  林鸿儒的大巴,在她的里泡了好久,泡得水不停的往外,钱香荷感到里,忽然开始作怪了,一阵阵的奇,袭上了心头。

  于是钱香荷开口说:“怎么搞的,小里好啊!”林鸿儒见她已有了反应,得意的说:“我几下,帮你止止。”

  “去你的,顶死我了,我才不要。”

  林鸿儒听她如此说,有意要整她,就伸手到两人的会处,去扣挖钱香荷的蒂,并且说:“不顶就不顶,看你急了怎么办?”

  钱香荷道:“才不会呢!”

  刚一说完,里就觉得的厉害,不由地把股摆了摆,她这一摇摆,就舒服多了。钱香荷心想,也对,让他顶几下,也许就可以止

  想过之后,钱香荷推推他说:“你轻轻的顶几下,让我试试看,如能止,我就让你干好了!”

  林鸿儒笑笑说:“你不是不要吗?”

  钱香荷说:“你少摆架子了,我不过想试试!”

  林鸿儒有意要挫挫她的锐气,就将巴轻轻的起钱香荷的,并把头抵住她的花心研磨着,了十几下,忽然静止不动。

  经这一阵的,钱香荷就感到里非常的舒服,小里那股的滋味,已转换成舒坦。现实很美,这种美和这种舒坦的滋味,简直美的无法形容了!

  钱香荷暗想,他没有骗我。真的一就舒服起来了,她也把股上下的凑着。这一动作,心就涨得的,这种涨的味道,并不痛。只感到头在花心上,也就不了。钱香荷被得叫了起来:

  “唷…好美…好舒服…顶到花心了…亲…爱…的…原来是如此的美…如此的…再快一点吧…”

  林鸿儒像是受到鼓舞般,一次比一次快,也一次比一次重,次次都顶到钱香荷的心口上。钱香荷被的娇呼呼,股也随着林鸿儒的,而上下的顶着,尝尽了的美味。

  “亲丈夫…你的大巴好…小好涨…好充实…小被干得…又麻…又…”

  钱香荷被的天旋地转,早已魂逍九重天,嘴里不断发出语,抛下那少女的矜持了。

  “好达令…小好美…好你的巴好…小被干得…真美…好舒服达令…我不行了…快…再用力顶…人家好像要呢…”

  钱香荷这言语一出,使林鸿儒顿时觉得她是如此的可爱,如此的天真,连男女第之间的事,也一知半解。林鸿儒抚摸着钱香荷秀丽的脸庞,缓缓的说:

  “傻太太,那是小后,舒服的爱,俗话叫丢。”

  钱香荷默默的点点头,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两腿也抬高,紧紧的钩住林鸿儒的双腿,使下面的器更加密合。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下面是一个一个顶,小被挤的出水来。

  “好美死我了…用力吧…快用力…噢…小要升…天了…很美上天…好巴…得舒服…死…了…我…”

  小也不时的“噗滋!噗滋!”的响着。

  钱香荷一听,心想小怎么会响呢?

  他林鸿儒越越重,就越响越大。钱香荷听见响声,觉得十分好听,再加上彼此的娇声,觉得美妙极了。不但美,而且是无比的舒坦。

  现在钱香荷明白了,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难怪人家喜欢玩这种事,确实太美了!

  这时林鸿儒挪出右手去钱香荷的双峰,这使她倍感舒畅,又尽情的呼喊着。

  “美死了…鸿儒…你又的…好美巴又是如此的姐姐我好舒服今后人家的小…要…要你的巴天天…好舒服”

  一阵无法形容的快,涌上钱香荷的心头,身子忍不住的一阵颤抖,心感觉非常的酥麻,双手紧紧的搂住林鸿儒的背。

  “好丈夫…的小好美…花心好酥…大巴老公…你干得美死了…快…我爱死了…我快…忍不住……我了…”

  就听到小“滋!滋!”两声,小水潺潺而

  钱香荷的双手松了下来,人也无力了,双眸紧紧的闭着,全身都起了皮疙瘩,一动也不动的瘫在上。

  林鸿儒的巴被这突如其来的热一阵滚烫,全身感到非常舒畅,提起巴又猛然的几下,背上一酥,上一麻,大出了热热的

  一阵狂风暴雨过后,两个人都足了,同时都不会动了!

  林鸿儒伏在钱香荷的身上,钱香荷还把大腿叉得开开的,大巴还里,不过没有战前的威武了。钱香荷的里,两人的洪般的大量向外直股又滑又黏的,而单也滩着一团又白又红的水。

  休息了一会,钱香荷被林鸿儒不过气来,就推推林鸿儒。

  钱香荷娇滴滴的说:“好了!快下来吧,你着人家好难受喔!身都是水。”

  林鸿儒这时才出口长气,把巴从小中拔出,而那巴像是斗败的公,垂头丧气软绵绵的模样。

  钱香荷拿起头边的面纸在口上一阵擦拭,拿起来一看,纸上红红的一大遍,又有一大堆白白的浓。钱香荷惊奇的叫着:

  “哎呀!这是什么嘛?又是红又是白的,还有一股味?”

  林鸿儒搂着她,指着那团面纸,笑笑说:“红的是你处女膜破所的血,白的是我俩爱的。”

  钱香荷依偎在他的怀里,左手轻轻的锤着林鸿儒的膛,娇柔的说:“都是你这坏东西,把人家血了。”

  林鸿儒这时也拿起面纸擦着巴。刚一擦好,钱香荷就叫道:“哎呀!你的小弟弟怎么变小了?”

  林鸿儒笑笑,也没回答她。钱香荷就用手去摸他的巴,一握在手里,软绵绵的,一点跳动都没有,也小了许多。再摇了几下,还是软软的,看起来、摸起来,都不够刺

  钱香荷就问道:“你那巴,是不是坏了?”

  林鸿儒笑着说:“不是坏,等会就好了。”

  钱香荷说:“我喜欢看你的巴硬得大大的,摸在手里好过瘾喔!这个样子,我不喜欢,软软小小的。”

  林鸿儒回答着:“里面的东西都被你的小吃光了,所以就软了下来。”

  钱香荷松开他的巴,无力的说:“我好累,想休息一下。”

  林鸿儒说:“我抱你一起睡吧!”

  两人搂抱着,不一会就呼呼入睡了!  wWW.wXIAnxS.com 
上一章   青舂韵事   下一章 ( → )
《青舂韵事》是恐龙的最新小说,无限小说网提供青舂韵事最新章节第12章TXT免费阅读,无限小说网第一时间为您提供青舂韵事最新章节,尽力最快速更新青舂韵事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